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我在古代当先生 > 第112章 第 112 章
 
秦湛走出来, 就见到了等在门口的秦菱,她见到秦湛,欲言又止。

秦湛顿住脚, 眯缝着眼打量她。她这才硬着头皮走过来。

“有什么话可以直说,寡人没有多余的功夫拐弯抹角。”秦湛冷冷的道。

听到这话, 秦菱便狠下心来, 脱口而出道:“大王无故前来, 对我们可是有什么企图?”

以前她或许还抱着一丝幻想, 可现在经历了许多之后, 她知道,除了还有用处, 没人愿意耽搁功夫拯救别人。秦湛与他们兄妹二人并不亲厚,更不指望他能突然间善心大发了。

秦湛嘴角上扬,“你以为呢?”

秦菱很是认真的偏着脑袋想了想,然后摇摇头,“我不知道,所以才来问你。”

秦湛收敛了神色,“的确,寡人并没有什么同情心, 寡人将你们拉出泥潭, 自然是要有好处的。能成为有用之人为我所用,才配寡人看上一眼。”

果然, 秦菱虽然早就有心里准备, 可心中忍不住一阵酸涩。面前这个高高在上, 冷漠的男人, 名义上也是她们同父异母的兄长啊。

她咬咬唇, 眼眶有些红, “我明白,只是你想利用我们做什么?”

秦湛负着手,眼神悠远,“身为王子,王女,利用价值除了联姻和亲,还能做什么?”

“就这?”秦菱不可置信,身为公主,她当然早就知道自己会有怎样的命运。哪怕如今父王还在世,父王还跟以前一样疼宠她,她也只能有被送往他国联姻的命运。只不过有所不同的是,有父王的疼爱,就会帮她选择一个看上去比较好一点的归宿罢了。

然而,刚刚秦湛的意思?她没理解错的话,自己的婚姻大事,就会在他的一念之间定下来。

“不然呢?”秦湛反问。

秦菱摇摇头,“我没想到,这不是身为公主应该的么?我以为大王会另有安排。”她顿了顿,这才问:“那么我能知道自己将来去的是哪里吗?”

就算秦湛口中说出去草原上与戎夷王和亲的话,她也能承受得住,以前不是没有西秦的公主去草原的。

秦湛手指轻轻捻了捻袖口,然后缓缓吐出两个字来,“邶国。”

这下子秦菱是真的傻了,犹自自言自语的喃喃一遍,“邶国?我没听错?”

这怎么可能,邶国国力强盛,是各国联姻的首选。身为公主若能去往邶国,那也是有身份有面子的事,她曾经也做梦憧憬过,只是后来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了。今日突然从秦湛口中听到这两个字,她还一阵恍惚。

“邶国国君年轻有为,你去也正合适。”秦湛缓缓道:“怎么你不愿意?”

秦菱摇摇头,又忽而点点头,“不,不是不愿意,只是大王说的是真的?”

秦湛却冷笑一声,“你以为寡人是在开玩笑?不过,你也别忘了,你有你的使命。你的哥哥还在这里,西秦是你的母国,真用得上你的时候,你就要发挥自己的作用了。”

秦菱被泼了一瓢冷水,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了。苦笑道:“我知。”

身为公主,带着使命联姻也太正常不过了。就像现在的颛太夫人,都还能为着自己的母国越国打算一样。女人啊,最最悲哀的不就是这般么?

秦菱丝毫没有意外,将来等着她的是邶国王宫中的腥风血雨,不过那又怎么样,人总要学会适应环境。

“我自然知道自己的使命,只是,我在这里想恳请大王一件事。”秦菱说道。

秦湛点点头,他倒不妨听听看,她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来。如果对方是个聪明人,就不会忘了自己的身份,可如果真的是个愚蠢的,想要利用联姻之事狮子大开口,这种人想来于他也没什么用处了。

秦菱绞着手指,斟酌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如果出嫁,宫中就剩下王子盱一人,到时候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他一直安守本分,没有丝毫的野心,也并不想争权夺利,如果可以,还请大王随便分封他到某一个小地方都行。”

秦湛没想到她最后的要求却是跟王子盱有关,虽有些出乎意料,却又似乎在情理之中。

他冷冷的哼了一声,“你倒是挺为王子盱着想。”

秦菱福了福身,“还请大王成全。”

秦湛一甩袖子,满脸不愉,“王子盱的事,寡人还有用得上他的地方,倒不用你操心。你自去准备你自己的吧。”

秦湛越发觉着没意思至极,你们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无论顺境逆境都能相互扶持,相互牵挂。而自己在所有人的眼里,则是无牵无挂,冷血残酷的西秦王。这世上只除了那个人不会这般看他,他会温声细语的给自己阐述他的学识,会关心自己天凉是否有添衣,还会将他认为好吃的吃食留给自己。那个人就是卫苏,他黑暗人生中的一道光,他叹息了一口气,如果先生来了西秦的话,自己就不会这般孤寂了吧?

秦湛离开了,秦菱看着他清隽挺拔有些孤单的背影,久久立在原地没有动弹。

秦湛见到秦盱两兄妹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颛太夫人耳中。

“你说大王专程让太医令给王子盱看病,还恢复了王子盱两兄妹的份例?”颛太夫人若有所思。秦湛从不管后宫之事,却突然插手嘛两兄妹之事,着实有些奇怪啊,他真是无意间发现,还是有意?他此举又有什么目的?这些都让她捉摸不透。

“是这样的没错,大王还发落了好些曾经对王子盱兄妹不敬的宫人。”宫人如实回禀道。

颛太夫人闭上眼睛,这兄妹二人,她一直不曾照管过。就想着他们在宫中自生自灭,他们的现状她不是不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没想到,秦湛却对他们上了心。如今她猜不透秦湛的所作所为,此事也并不好插手,那就只能先旁观一阵了。

“派人留意那兄妹二人的动向,有什么异常,都立即跟哀家回禀。”颛太夫人吩咐道。

“喏!”那宫人领命自去安排了。

颛太夫人皱着眉,她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让秦湛应下与越国联姻之事,至于其他的,还是缓缓再说。只可惜,她现在的势力早就大不如前,只能先分个轻重缓急。

她焦虑的事情,秦湛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只是盼着卫先生能够早日收到他的信,早日给他回信。

卫苏收到信之后反复看了几遍,心中却哭笑不得。这个秦湛,当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都已经是秦国的王了,信中还跟小孩子一样撒娇。

他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秦湛了,他印象中的秦湛,还是当初在颍阳学宫中,那个冷冰冰,对别人爱搭不理,似乎有着社交恐惧症的孤单少年。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现在长成了什么样子?

不过,他在信中看来。这人还跟当年一般,对他依赖深重。卫苏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叹了一口气,卫苏斟字酌句的回了一封信,一切都很顺利,想来他也用不了多久就能离开娄国了。

茶树的种植方法传出去以后,现在王都之中几乎所有的世家贵族,都在自己的土地上种植了茶树。

经过卫苏实验的嫁接技术,茶树的生长周期明显缩短了不少,这还不到三年的时间,他们已经获得了第一批茶叶带来的红利。

谢家收购茶叶的金额提得很高,甚至比他们预计的还要高上两成,让第一批种植茶树的人获利不菲,成为了人人艳羡的对象。茶叶的利益,可是种植粮食的数十倍乃至百倍,这笔账谁都会算。这种好事,百年都难逢一回,也让其他没有赶上的人后悔莫及,连忙要追赶上去,所有人都对种茶树趋之若鹜。

现在,茶树种子并不像初初的时候那么珍贵难得,就是市面上也到处都是贩卖的,而且价格并不贵。这让很多的百姓纷纷动了心思,情愿花钱买上一些种子种在地里,等上个两三年,那可就是一本万利。

至于粮食,谁还愿意去种它?根本没有人会担心地里不种粮食了,他们吃的从哪里来。只因为陶家人从别处运送过来的粮食,比自己种的还便宜,只要种茶树赚到金,到时候还怕没钱买粮食吗?

种茶树之风早就从王都传到了其他地方,如今随处都有百姓的话题离不开茶树,茶叶。

相信最多一年时间,田间地头随处都能见到茶树的影子。到那个时候,卫苏的计划就算是圆满成功了。

茶叶的收购与出售的价格,都由他们自己掌控着的,茶树普及开来,百姓们的地里只种茶树,不种粮食。物多则贱,物少则贵。到时茶叶的收购价格压到最低线,而粮食的价格则无休止的上涨。只需要一夜之间,娄国的经济就会全然崩盘,便是天王老子都无法相救。

到时候娄国整个的经济命脉都掌控在他们手中,他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在一念之间,堂堂一方强国,也只能随之覆灭。这局棋,他们注定摧枯拉朽获得最后的胜利。

娄国朝堂之上,人人都喜不自胜。当初的卫苏果然没有骗他们,一切都朝着一个利好的方向前进。幸好他们入手的早,才能成为最大的获利者。

就连娄国君,他的私库中也因着卫苏几个山头的茶树而充实了不少。

“大王,有道是民以食为天,如今百姓也都蜂拥种茶树,田间地头不见一粒粮食,这并非是一件好事。”宋庆看出了百姓的疯狂,直觉如此下去,长此以往会有难以想象的不好之事。因此在朝堂上便提了一嘴,以便提醒众人,也好让这些人有个警醒。

然而,忠言逆耳,这些被利益冲昏了头脑的人,哪里听得进去?

“宋大人,你不必在这里危言耸听,茶叶的获利可比粮食不知多到哪儿去了。百姓种茶树又如何?只要能赚到金,又何必管太多?莫非宋大人只准自己赚取利益,不许百姓获利,这也说不过去吧?”

“老夫并非此意,到时候如果整个娄国都种茶树了,粮食从哪里来?这可是民生大事。”

“宋大人杞人忧天了,有了金银还怕买不到粮食?陶家送过来的粮食是什么?那不也是从各国购买再贩卖吗?我们娄国要买粮食,还怕其他的小国不卖给我们吗?哈哈哈,笑话!”

“此言不错,如今情势一片利好,宋大人就不用担心了。”他的话引来群臣一阵附和大笑。

就连娄国君都捋着胡须笑着附和道:“周卿所言不错,宋卿不用忧心太过。娄国百姓人人都有利益可得,就能人人富足,百姓有余,那么整个娄国的实力就会更强大。”

“大王英明。”众臣纷纷呼应道。

这让娄国君心怀大慰,“卫苏此人果然是难得一见之良臣,单单由此可见,足可与前朝张贤相相提并论矣。”

他这话将卫苏抬到了从所未有的高度,直接肯定了卫苏的才能。幸好当初将卫苏给请到了娄国,否则错失此人,给其他国得到机会,那才是后悔莫及。无论如何,卫苏此人都只能在娄国,为他们娄国效力。

尽管娄国君这般说,诸位朝臣都应声附和,说着恭喜娄国君得此贤才之类的话。公子怀却冷眼旁观,茶树的利当然少不了他的,虽是如此,国君对于卫苏的高看他还是心中不忿。

宋大人的话让他心中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不过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因为看现在的形势,其他人无论说什么都是无用之功。不过嘛,下来之后或许可以约宋大人喝上几杯。

宋庆还想说几句什么,却闭了嘴,他所说的也只不过的没有依据的猜测罢了,或者是自己想多了。既然大王都这么说了,他当然也不能再违背大王的意思泼凉水了。

散朝之后,宋庆也没逗留,径直离开回家。之所以他会有这个想法,是因为家中庄子上已经全部种上了茶树,他想着还是得留下些地种粮食,却遭到的家族中所有人的反对。

现在这么好的时机,各个世家都在种茶树,又不是只有一家,他们怕什么?至于吃的粮食,他们已经找陶家定下了够整个家族吃一年的了,那才花费多少?

现在不趁机多种茶树赚金,等到别家都赚得盆满钵满,到时候他们连口汤都喝不了。就他们庄子上自家的地都嫌少了,早知道就该再多买些地了。

只可惜现在卫大人做小司徒,从他手上过契买地是越来越困难,他们这才不得不放弃这个打算。

说服不了家中族人,他也就没有任何的办法了,宋庆连连叹气,虽然有些担心,可到底不是什么大事,便也放下了。可是,他听到茶树已经扩展到娄国各地之时,忧心焦虑之情就油然而生,虽然不知道这样的后果会怎样,总觉得大势所趋之下,对于娄国不利。

“宋大人,宋大人请留步。”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宋庆顿住脚步,回头一看,却见公子怀笑眯眯的走过来。

确定了公子怀是在叫自己,他有些奇怪。自己与公子怀素不来往,他叫住自己作甚?不过虽然心下诧异,面上却不显,笑着行礼,“公子这是有事?”

“宋大人今日有暇,不如一起去外面喝一杯?”

宋庆一脸狐疑,不明白公子怀找自己是什么意思,不过公子怀的盛情邀约,宋庆也不敢推辞,只能笑着答应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