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人设矫正员 > 第104章 复活第四步
 
抬手, 往红木大门上敲了两下,样貌平平毫无特点的男子后退一步,理了理衣领, 等着门内上司的传唤。

过了十几秒,屋内也没有任何动静和回应。男子维持着原先的动作等待着, 足足两分钟过去, 内里才传出一道懒洋洋的应允:“请进。”

镰池推开没有锁上的办公室门, 说了一声“失礼了”, 走进了上司的办公室。

然而大门刚一推开30度, 就被卡住了。

透过30度的缝隙,镰池可以看到, 视线内全是白花花的一片,纸张、书籍、报刊,都洒在地板上,无人问津。

估计门后也是高高的一撂书,这才挡住了门的开合。

“……我进来了。”镰池挺胸收腹,把自己缩成一块饼干,从30度的门缝里一点一点的挤进去。

慢吞吞的移进了门缝,果然如心里预料的那样, 办公室杂乱无章, 被各种不知名的文件、书籍、杂志……还有漫画和轻小说……

镰池把目光从一本画着二次元美少女的小说封面上挪开,一点点的转移视角, 见到了办公桌后面的上司。

上司的头后仰着, 脸上盖了一本白皮书。长长的双腿大开, 翘在桌面上, 露出的深色鞋底崭新如初, 让人不禁怀疑他换上这双鞋后, 究竟有没有外出过。

“你像条鳗鱼。”

正当镰池打量着上司的时候,上司也在打量着他。

镰池:“您的眼睛上不是盖着书吗?”

纯色的白皮书可不是透明的啊,五条先生是怎么看到他的动作的?

疑问刚刚发出,镰池忽得就理解了。

一定是五条先生对自己办公室的邋遢样有自知之明吧,明白门最多只能打开30度,所以是预测到了自己只能以那种“扭曲的形式”进门……

既然知道办公室有多乱就收拾一下啊!每次都要他来收拾——镰池从见到办公室的现状后就悟了,自己今天又要加班了。而且加班的理由与自己的正式工作毫不相干,做得是打扫清洁那一类。

偏偏他是五条先生的部下,政府间的安排上下级分明,按理说他确实要完成五条先生的一切要求……况且他的上司还说得冠冕堂皇:哈?叫清洁工?万一清洁工是混进来的卧底怎么办,政府的机密资料被窃取了怎么办,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镰池很想反驳:那您平时注重一下卫生不就好了吗,哪有人会把办公室糟蹋成这个样子,别以为他没去过别人的办公室,他们的办公室可比五条先生您的干净多了!

再说……

哪有人的机密文件是轻小说和漫画啊。

“我的眼睛可是很好的。而且你想的那个可能,还真有——”五条悟晃荡着双腿,开始回答问题。

镰池:“等等……您又是怎么……”

刚才不是他心里的吐槽吗,五条先生怎么一副听得到他心音的样子?

头上盖着白皮书的上司继续道:“《火影〇者》里不就有这个情节吗,某个忍者临死前传来的情报就在他写得小黄……就在他写得轻小说里啊。”

镰池:“《火影〇者》是什么啊,您的时间应该多用在工作上吧。”

记得隔壁科室有个新人,简直把加班当成呼吸一样……

五条悟拿开了脸上的白皮书,精致的面容显露出来,他一眨不眨得盯向镰池。

“怎么了……”

“以下犯上,镰池你胆子很大啊。”

五条悟一脚把书桌上本来排列的还算整齐的文件踢飞,顿时,漫天白纸飞舞在办公室的上空。镰池看着这些白纸,身体也跟着一点点的化为白纸,那些散落的文件在镰池看来,就如同冬日的雪花一般冰冷,因为……那代表着他加班的工作量又多了一项。

“算了,不和你计较。”五条悟没有收回脚,而是直接踩在了桌子上,重心转移,整个人像是没骨头的软体动物一样,不顾上半身还团在低一处的椅子里,竟是直直的从椅子上起身,变成了蹲立在办公桌上的姿势。

晶莹的蓝眸如镜子一般,隐约映出了镰池的身影:“你还记得吧,半年前,你有一个潜入港口mafia的任务。”

上司进入了工作状态,身为部下的镰池也跟着严肃了起来:“是的……但是您说突然有人选了,便让我不用去了。”

镰池的异能力「禁书目录」——他有一本无形的小册子,上面记载着44条禁止事项,可以锁定任何一个人,禁止对象做出特定的哪一条行为。

比如第4条,禁止杀人。

有着这条目录在,镰池可以最低限度的保障自己的安全。

不过港口maifa狡诈不已,被这条目录束缚住的存在,确实是不能杀人,但他是可以伤人的——即,这条目录只能保证镰池最低限度的性命存活。

高层对于是否派遣镰池前往还是颇有微词,不过五条悟大手一揽,表示就选定这人了。

然后定下人选的五条悟又当场变卦,把镰池换成了另外一个人。

“是这样的啊……”五条悟踩了踩桌子,发现蹲着不舒服,索性就坐下了,以坐在办公桌上的形象和镰池对话,“我觉得你很优秀,所以你去帮杰……帮他分担一下吧。”

饶是知晓上司的脑回路异于一般人,镰池也不由得对这个决定惊了一下:“……哈?”

“所以我说啊——你,去港口mafia吧。我帮你打听过了,这些日子港口mafia在招人,你想办法混进去,然后协助之前的工作人员。”

镰池在心里默数了44秒,期间五条悟一直在等待着。

等镰池接受了这个任务,刚准备应声,就被上司打断——五条悟掐着心跳声给了镰池44秒的时间:“对了!任务从明天开始哦!今天的任务是帮我打扫办公室!”

镰池:“……好的。还有,请您告诉我,我需要协助的人是谁。”

今天加班打扫办公室,明天就要去港口mafia,社畜不过如此了吧……不过由于半年前的那个预备任务,镰池的档期都清空了,说实在的,这半年,他人…其实很闲。

五条悟翻了翻白皮书,与书封的颜色一样,这本书的内里居然也是空白的,一个文字都没有。可五条悟却像是捧着全世界最精彩的小说,一点一点的往回翻看,如同在进行前情回顾。

“嗯嗯,我给了他一个代号……不,假名。你协助的家伙叫佐御旋人,要注意,镰池,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啊。”

“顺便一周写三篇《佐御旋人观察报告》寄给我。”

……

佐御旋人,半年前刚加入港口mafia,在干部大佐的麾下工作,据说深得大佐信任,大佐有意将其培养成接班人。

大半生都奉献给了港口mafia这个组织,大佐居然还想着“退休”前给港口mafia培养一个准干部出来。

现在,港口mafia关于佐御旋人最大的流言是……

“佐御那小子,不知哪里抢来一个美女,正天天守着当宝呢。”

混入后勤队的镰池听着前辈们嚼舌根,不动声色的记录下情报。

其实镰池就是他的假名,之前他在为打入港口组织内部做准备,主动换掉了自己的名字,还训练了好久自己对名字的第一反应——比如听见有人喊你,就算是名字相近的字,哪怕你听清楚了不是你,大多数时候也还是会回头看看的。

镰池是不相信政府卧底会真的对女人感兴趣,那个抢来的美女八成是佐御旋人安排的挡箭牌!

不过有着“美女”这个指示,镰池倒是很容易的就看到了传说中被佐御旋人当宝的……尾崎红叶。

那可真是一点红啊!!

在这黑压压一片的港口mafia内,就连少数的几名女性也都是干练的西服或者工作装,唯有尾崎红叶,身着和服羽织,脚踩黑屐,精心编织过的头发盘起,饰着几根金钗,垂下的刘海遮住了左眼,右眼尾和唇珠都晕着一抹红。

美女。

当之无愧的大美女!

试问哪个男人见到这样的女性,能看都不看一眼的就移开目光?

反正他不能。

正当镰池思考着尾崎红叶和佐御旋人、佐御旋人和上司的关系的时候,他的后背忽然被拍了一下。

转头,一双有着苍天之色的眼眸映入视线。

要不是镰池选修过《卧底的自我修养》,他怕是要惊叫出声。

妈耶……他上司的眼睛是被挖了吗?怎么这双眼睛和上司的眼睛一模一样……

待看到来人的黑发、泪痣这些与上司完全不同特征的面容和身体骨架后,他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来一点。

别慌,别慌,世界上都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比如说双胞胎啥的,不就是眼睛一模一样……没啥奇怪的吧?

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

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雪花。

镰池心里隐隐明白了,这个人应该是……

“那个,您有什么事呢?”镰池现在是港口mafia的小小小蚂蚁,随便哪个路过的人都能踩他一脚。

他对所有人都要保持尊敬,而“你谁啊”这句话,不是他这个身份的人有资格问的。

“红叶,漂亮吧?”来人答非所问,但镰池也不敢造次。

路人脸的政府卧底僵硬了一会,最后顺从本心点了点头。

“嗯,挺有眼光,我也这么觉得。”夏油杰摸摸下巴,对着面前这个眼生的家伙做了个自我介绍:“我是佐御旋人,你呢。”

是目标人物!!

“……镰池和马。”他说出了假名。

“上条?”

镰池抽搐了一下眼角:“欸,您是把我认成其他人了吗?”

“算了。”夏油杰也不在意,指着红叶继续对镰池道:“我私下问过很多人啊,明明背地里都在说红叶漂亮,在我面前却屁都不敢放一个。”

鬼女紅枼教导出的红叶,简直就是如二代鬼女,越是美丽,刺就越是尖锐。

镰池心里呵呵了两声,心想谁都知道尾崎小姐和您关系不一般,要是表现出了觊觎的心思,怕不会直接被您弄死。

作为兢业的打工人,镰池给上司送了第一封信。

《佐御旋人观察报告1》

没错,即使命令那么无厘头,镰池还是执行了。

镰池以那双眸子为基础进行了猜测——佐御旋人与上司或许是有那么一丝亲缘关系即便是任务,怎么能和他人产生纠缠呢?这是卧底人的大忌啊,所以他在报告中颇有“您家小孩学坏了啊”的意味。

【佐御旋人,在港口mafia有一位关系不一般的女性,两人同居中,疑似为恋人……】

“呲啦——”

五条悟狠厉得撕掉了镰池的报告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