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制霸娱乐圈夏铭韩凝 > 第99章 兰园
 
夏铭无语的看着女警察,自己的腿要是断了,还能上车一个人坐上摩托车。

女警察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她尴尬的看了一眼夏铭,说道:

“你等一下,我过来扶你。”

“不用,我感觉自己还能走。”

说完,夏铭就一瘸一拐的移动到摩托车边上,然后艰难的坐了上去。

其实以夏铭现在的体质,就算刚才摩托车没有刹住,一下撞了上来他也不会有事。

一开始他的本意就是想要拦下这辆警车,想让这辆车送自己一程,正当他在想用什么借口的时候,女警察就先入为主的认为自己被撞伤了。

而夏铭就顺水推舟,让她送自己去医院。

“嗡……嗡……”

女警察接连两次打火失败,心里焦急无比。

“放轻松点,不要紧张。”夏铭看着紧张的女警,心里冒出了一丝负罪感,“慢慢松离合,我的伤其实不重,你别有压力。”

女警点了点头,终于成功的启动了车子,她转过头说道:

“抓紧点~!”

下面闻言,两只手就放在了女警察的腰上。

夏铭明显感觉到女警察的浑身一僵,不是你说让我抓紧点吗?

陈子姗感觉自己今天非常的倒霉,她从小的愿望就是像自己的父亲一样做一个惩恶扬善的警察。

不顾家人的反对,她在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悄悄的报考了警察学院,在经过层层的审核之后,他终于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警察。

虽然是个交通警,但是她坚信,无论在什么岗位上她都能做到最好。

今天第一天上班就碰见了交通事故,她火急火燎的赶往事发地点,想为道路的畅通出一份力。

哪成想刚走到半路就把人给撞了,而现在这个无耻的男人还将手放在了自己的腰上。

忍住!谁让你把人给撞了呢?

陈子姗在心里暗暗安慰自己。

两人共骑一辆车,走的又是应急车道,很快就看见前面的出事的大货车,几个警察正在前面指挥交通。

陈子姗将车骑到了一个中年交警的面前,摘下了头盔,说道:

“王队!”

“小陈?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让你在队里留守吗?你后面的这位是?”

陈子姗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我不是怕你们人手不够想过来帮忙吗,我在半路上碰见一位伤者,我想将他送去医院。”

中年警察扫了一眼夏铭,挥了挥手说道:

“那你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陈子姗点了点头,骑着车离开,走了一会儿,头盔中传来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

“刚才谢谢你,没有拆穿我,其实我今天是第一次上班,有点紧张才把你撞了。”

夏铭微微一笑,说道:

“是我该谢谢你才对,本来我就要去吴江,要不是你的话,我现在还堵在路上呢。”

陈子姗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就没有在说话,专心的骑着摩托车。

…………

而在这时,吴江市。

吴江市的园林在全世界都是久负盛名,很多的园林已经被列为了世界文化遗产。

这些位于闹事的古典园林,可赏,可游,可居,这种建筑形态的形成,是在人口密集和缺乏自然风光的城市中,人类依恋自然,追求与自然和谐相处,美化和完善自身居住环境的一种创造。

而兰亭诗会的举办地点就是吴江最为出名的园林之一——兰园。

多年以前,第一次的兰亭诗会就是在这里举办,当时参加诗会的只有八个人,八人被诗坛的人称之为兰园八友。

兰园八友无意不是惊才绝艳之辈,每一个人单拉出来都是一代文豪。

可惜当时的八友,只剩下了周云琛、孙连平和袁道常三人。

而今年的这一届诗会,刚好是第二十届,所以众人将聚会的地点又选在此处。

兰园的中部是整个园林的精华所在,其总体布局都是以水为中心,亭台楼榭都是依水而建,有的亭台更是直立水中,凸显出南方水乡的特色。

而诗会的主要地点就在兰园的小荷楼,

小荷楼位于水池南岸,隔池与东西两山岛相望,池水清澈广阔,遍植荷花,山岛上林荫匝地,水岸藤萝粉披,两山溪谷间架有小桥,山岛上各建一亭,西为“子云亭”,东为“紫云亭”。

周云琛三人坐在紫云亭中,由于已经是春末,池中的荷叶已经冒出了尖尖小角。

“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我们也过去吧。”

孙连平点了点头,对一边的袁道常说道:

“这一次的诗会,我和老周引荐了一位新人,说不定他会在这里一鸣惊人。”

袁道常眉头一挑,眼神中露出了一丝讶色,他可是知道这两人的脾气,这么多年两人还是第一次联名引荐新人进来。

“能被你们两看中,看来这人是有一点道行的,不过华夏的诗坛就这么些人,我到是很好奇,这人究竟是谁?”

孙连平哈哈一笑,故意说道;

“想知道?偏不告诉你,等会儿人来了你就知道了。”

袁道常的脸色一滞,没想到孙连平在这里等着自己,他摇头苦笑一声:

“你这老东西,心眼怎么这么小,不就是之前让你们帮我到了杯茶吗?”

说着,三人走到了楼下。

魏晋连忙迎了上来,点头哈腰的说道:

“老师,周老、袁老,你们来了,大家都已经就位了。”

孙连平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问道:

“小夏呢,来了没有。”

魏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色,他低声说道:

“还没有来,想来是对这边不熟悉,不过也应该快到了。”

袁道常几步跟了上去,问道:

“这个小夏就是你们引荐进来的新人吗,听起来像是个年轻人啊?”

这时,周云琛在旁边说道:

“他的诗你应该听过,前几天在网络上有一首十分火爆的现代诗,叫做《见或不见》,就是他写的。”

“《见或不见》?”

看见袁道常脸上露出了一丝迷茫之色,孙连平哈哈一笑,说道:

“老袁啊,你也有吃瘪的时候,这真是天下第一奇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