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制霸娱乐圈夏铭韩凝 > 第404章 故人
 
搞事情?

夏铭的心底里十分的不爽。

自己昨天只不过是随边逛逛,然后就碰上高建这个脑残,今天又在这里碰见了这个自以为是秦怀宇。

说是物以类聚还真的是夸奖你们了,应该说你们是蛇鼠一窝才对。

“如果是个男人,就不要缩在女人的后面,昨天你不是挺威风的吗,今天这么就当起缩头乌龟了?”秦怀宇说道。

嘿!给你脸你还得寸进尺了!

还没等夏铭说话,没苏月明就说道:

“秦怀宇,你别胡说八道……”

“既然你想玩,那我就陪你们玩玩吧。”夏铭站了起来说道。

秦怀宇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自己的激将法从来都没有失败过,屡试不爽。

“好,不过你们要不要再找一点帮手,不然就凭你们两人的话,想赢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夏铭笑道:

“绵羊再多也不是雄狮的对手,没有那个必要!”

“希望你等会儿也能这么的硬气!”秦怀宇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夏铭无所谓耸了耸肩,对着孙连平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而会客厅中就热闹起来了。

这把价值连城的折扇,秦怀宇明显是要志在必得的,所有人都站在他那一方,仅凭夏铭和苏月明两人,想要赢下比赛确实是非常的有难度。

这秦怀宇是徐昶的得意弟子,人虽然年轻但是在书法一道上的造诣却是颇深,而苏月明也非是等闲之辈,虽然看现在的情形是处在下风,但是身上的气势却是一点都不弱。

“你们说这两方到底是是谁更胜一筹?”

“你这不是废话吗?肯定是秦怀宇那边会赢了,你也不看看那边有多少人?”

“比试书法虽然不是人多就会赢的,但是苏月明这边只有她一个人……额,还有一个来历不明的年轻人,但是输的机会还是大,且不说光是一个秦怀宇就能压他一头,那个站在后面的汪明也是深藏不漏之辈!”

“什么?就是那个看上去已经是中年大叔的人?”

“恕我直言,不就是为了一柄折扇吗?这徐老的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一些!”

“慎言!这人还在这坐着呢,徐老的脾气你应该是知道的。”

“……”

众人小声的议论着,吴大师看着人数悬殊的两队,淡淡的说道:

“苏丫头,你确定是这样的分组了吗?”

苏月明微笑道:

“吴爷爷,我没问题的。”

“那好!”吴大师跟身边的一个弟子交代了两句,“等比试的题目拿出来之后,咱们就开始。”

至于秦怀宇那边,吴大师则没有再交代什么。

高建这时笑呵呵的站在秦怀宇的旁边,小声的说道:

“有师兄出马,这古扇已经是咱们的囊中之物了,还有那可恶的小子,的那会儿一定要他好看!”

边上另一个年轻人也笑道:

“只要赢了那两人,咱们这边也就是走走过场的事情,要不是顾及到这里是吴大师得寿宴,咱们直接认输就是了。”

秦怀宇扫了一眼那边又坐下来的夏铭,说道:

“也不能掉以轻心,苏月明此人还是有几分能耐的,而且刚才那小子我们还不知道他的底细,高建你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我讲一遍。”

“是,师兄。”

高建点了点头,将昨天在书店和夏铭猜诗谜的事情讲了一遍。

“按照你的说法,此人对你说出诗谜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回答了出来,那就说明他还是有几分真才实学的。”秦怀宇皱着眉头说道。

“师兄,我觉得你不必在乎此人,吴大师也说了,咱们今天比试的是书法,年轻一辈中少有人是你的对手,他最多也就是擅长猜谜语罢了。”高建看着没有正兴的夏铭不屑的说道。

这时,苏月明走到夏铭的身边:“你太冲动了,这分明就是秦怀宇的激将法,他们人多势众,咱们这边的赢面非常的小。”

夏铭微微一笑,混不在意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参加这个比试?”

“我自有我的理由。”苏月明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黯然,“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在我的字典里面就没有后悔两个字,就这些乌合之众,我还没放在心上,再说了,你就这么不相信我这个语文老师吗?”

看见夏铭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苏月明脸色凝重的说道:

“你可知道这个秦怀宇是谁?”

夏铭将一块榛子酥放在口中,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我管他是谁!”

苏月明并没有在意夏铭的态度,自顾自的说道:

“这个秦怀宇是徐昶的得意门生,也是一个官二代,他的父亲在赣州身居高位,但是他并不是寻常的那种纨绔子弟,一手字得了徐昶的真传,在赣州书法界名气很大。”

“徐昶此人我就不用多说了吧,书法界、文学界的元老级人物,赣州作协的主席也是他门下,而且这个人的心眼极小,你昨天已经得罪了他的弟子,今天如果再这么和他对着干的话,恐怕这人会对你或者带你来的长辈不利。”

夏铭呵呵一笑,这人他还真的没听说过,想来再怎么厉害也及不上孙连平和周云琛这样的大佬吧?

“没关系,我相信这样一个有头有脸的人应该不会为难我一个小辈吧,而且带我来的那位长辈也不会害怕一个徐昶。”

正说着,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哟,这是在干什么呢,这么热闹?”

来人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在会客厅中打量了一番之后,将目光停留在了吴大师等人的身上,只见他哈哈大笑道:

“抱歉抱歉来晚了,该没有错过饭局吧?”

吴大师没好气的说道:

“寿礼都没有还想来蹭饭吃?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来人将拿在手中的一幅画轴拿了出来,缓缓的打开,笑道:

“这幅字可是我的得意之作,今天就当是你的贺礼了。”

吴大师见状,里面将字画接了过来,双眼放光的说道:

“这就是兰亭序吗?好字!好字!真是一副好字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