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制霸娱乐圈夏铭韩凝 > 第415章 老畜生!
 
场中众人的脸色各不一样。

有部不忿的、有幸灾乐祸的,还有就的人干脆就双手包怀看起了好戏。

这赏脸明显是在骂夏铭,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明说出来,徐昶此人的辈分和名望摆在那里,没有人会因为一个就无名小辈愿意得罪他。

而此时的夏铭却怡然自得的坐在椅子上,手里捏着一块榛子酥,一边吃着一边喝着茶。

那模样一点都不像是被骂了一般。

高建的眼神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难不成他没有听出老师上联中的弦外之音?

这不可能啊?

这么明显他都没听出来,这人肯定是在故作镇定!

夏铭将榛子酥扔进了嘴里,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将掉在身上的碎渣拍干净,才站起来说道:

“老前辈果然是学识渊博,这上联当真是精妙绝伦,晚辈实在是佩服……”

徐昶闻言嘴角微微一笑,看来这小子还算是有点眼色。

“既然你对不出来,那这一局就算做是平局吧……”

“等一下~!”夏铭抬手说道:“前辈的上联晚辈纵然是非常佩服的,但是晚辈这里也有一个下联请前辈品鉴一二~!”

他竟然对出来~!

‘刷’的一下,众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夏铭,这么刁钻古怪的对联他也能对上来?

不会是装腔作势吧?

徐昶的脸色微微一变,说道:

“哦?既然如此,不妨说出来听听,我给你指教指教。”

夏笑了笑,说道:

“一马陷足污泥内,老畜生怎能出蹄~!”

寂静~!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嘴巴长得老大,不敢置信的看着一脸微笑的夏铭。

众人都没有想到他竟然毫不客气的将徐昶给怼了回去,这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的简直是太好了!

徐昶暗骂夏铭是小猴子,夏铭就直接说徐昶是老畜生!

同样用的是一语双关的修辞手法,巧妙的接用了“蹄”与“题”的谐音,用“老畜生”回敬徐昶的“小猴子”,以牙还牙,对的工整,骂的在理。

徐昶此时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秦怀宇等人输的实在是谭娜看了,实在是看不下去的他才强行的插了一手,本来这就不合规矩,但是秦怀宇输了丢的还不是自己的面子。

本想着出一道奇联来为难一下夏铭,让他见好就收,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夏铭不仅仅将这下联对出来了,还将他讽刺了一番。

这就非常的难堪了,他一个德高望重的前辈亲自下场还是输给了晚辈,这让他的脸往哪里放?

而高则是涨红了脸,这厮竟然当着这么多的面辱骂自己的老师,老师是老畜生,那自己岂不是老畜生的弟子,简直是岂有此理!

怒火中烧的高建腾的一下就灾站了起来,他指着夏铭大声的说道:

“给老师道歉~!不然我饶不了你~!”

夏铭笑道:

“那你到是说说看,我为何要道歉?”

“你这分明是在辱骂老师,这么多的前辈都在,你以为爹大家都是瞎的吗?”高建正说着,身边的秦怀宇拉了一下他胳膊。

高建并没有理会,接着说道:

“目无尊长,口出狂言,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站在这个地方~!”

夏铭笑着说道:

“哦,我哪里辱骂令师了,你倒是说说看~!”

高建气愤的说道:

“你下联中的‘老畜生’这不就是在影射吗?”

这话一出不仅仅是夏铭,在场很多人都笑了,这特么是哪里来的奇葩,这种事大家心里清楚就好,你这么挑明了让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那你可能是误会了,我这老畜生对的是前辈的小猴子,这里并没有任何影射的意思,如果照你这么说的话,我的老畜生是在辱骂令师,那小猴子是不是也在骂我呢?“

“我想以令师德高望重的身份,肯定不会这样对我一个小辈吧?”

高建顿时就哑口无言,他死死的盯着夏铭,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本来斗楹联就是这样,既然是你抢先发难,难么人家对出来了,你就是要服气,不然的话只能自取其辱。

袁道常已经憋不住了,他端起茶杯假装喝茶,其实是在掩饰嘴角的笑意,夏铭这小子实在是太损了,这徐昶也是倒霉,遇上夏铭这么个祸害。

此时,其余的人看夏铭的眼神又不一样了。

“这特么的是什么样的文学功力,诗词说来就来,而且全是精品,这斗楹联也是随口就来,没有丝毫的压力~!”

“谁知道嗯,咱们华夏文学界有这么一号人物吗?”

“咱们文学界哪有这么年轻的文学大家~!”

“嗯……你们别说,还真有这么一号人物……”

“你是说……”

“……”

众人似乎想到了什么,齐刷刷的看向了夏铭。

而此时的吴大师似乎也是想到了什么,他盯着夏铭写的几幅墨宝看了好一会儿,随后他又将袁道常送给自己的那幅临摹的兰亭集序拿了出来。

虽然两人的字迹有一些出入,但是这神韵却是十分的相似,他也是书法大家,夏铭的兰亭集序他也看过,将三幅字画一比较的话,那么这个年轻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吴大师将字画放在一边,对着旁边的孙连平说道:

“好你孙连平,竟然一直瞒着我,夏铭就是跟着你进来的吧?还有你袁道常,你不可能不认识夏铭,你们都藏着掖着,把我们大家都蒙在鼓里!”

“我就说这华夏什么时候冒出了这么个厉害的年轻人,精通诗词、楹联,书法还这么的厉害,原来这小子就是自夏铭啊~!”

夏铭!?

众人刚才也是猜到了这上面,只不过大家没办法确认,现在看孙连平和袁道常的样子,没有出言解释那就是默认了,想想也是,孙连平是帝都大学文学院的院长,夏铭是文学院的讲师,他和孙连平来这里参加吴大师的寿宴,那也是合情合理!

但是这厮为什么要一直戴个大墨镜,你就这么多怕被人认出来吗?

还是说你丫就是故意戏弄秦怀宇一帮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