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制霸娱乐圈夏铭韩凝 > 第426章 文惊四座
 
夏铭慢悠悠的走到了东厅的中间。

但是他口中的文章却是没有任何停顿的说了出来。

“……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临帝子之长洲,得天人之旧馆。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

“披绣闼,俯雕甍,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弥津,青雀黄龙之舳。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当他的口中念出这几句的时候,人群之中爆发出了一阵喝彩之声。

“好~!”

“好一个‘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值此一句已经可以名传千古~!”

“这文采简直就是犹如谪仙人下凡~!”

“嘶……他真的只有二十几岁吗?这文章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我从没想过,一篇骈文也能有如此的魅力,我现在学习还来得及吗?”

“之前还有说人家不过如此,不知道在听见这几句之后,作何感想?”

“你们小声一点,不要打断人家的思路,写文章时最忌讳的就是灵感被打断,你们这不是在捣乱吗?”

“哈哈……失误失误,刚才着实有点激动了~!”

“对啊,我从来没见过如此精妙绝伦的骈文,一时间没忍住~!”

“好了,不说了,注意听。”

看见众人自发的安静了下来,夏铭笑了笑继续念道:

“遥襟甫畅,逸兴遄飞。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地势极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远。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大家听的如痴如醉,他们没有想到仅仅是一篇骈文,竟然能这么的精彩!

念道这里的时候,夏铭的声音陡然变得激昂起来: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真是好一个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

很多老一辈人在听见这一句的时候,心中一阵激荡,说的一点都没错,是谁说人老了之后就没有年轻时的那种雄心壮志了。

人虽老,心不老!

更应该坚定自己的心志,知道自己一直想要的是什么?

虽然大多数的人是这样想的,但是这话在徐昶听来就像是在讽刺自己年龄大了之后,就已经忘本,尽搞这种追追名逐利之事!

他脸色难看的盯着夏铭,恨不得起身将此人的嘴堵上。

秦怀宇此时的脸色也是一片灰暗,他对骈文也算是比较精通了,在听到那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一局已经输定了。

他只求夏铭在后面的文章上没有这么的出彩,可是事与愿违,夏铭越是往后就越是精彩,他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争胜之心。

“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敢竭鄙怀,恭疏短引;一言均赋,四韵俱成。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这时,夏铭的这一篇《滕王阁序》也进入到了尾声,他停顿了一下,转身来到了阑槛旁边吟诵道: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众人看着那站在阑槛边上的身影,一时间竟然呆住了,他们竟然有一种夏铭应该是天上仙人,随时都会乘风归去的感觉。

而这篇骈文也不是世间该有的文章!是仙人不小心遗失在这里的~!

过了好一会儿,大厅中突然响起了一阵鼓掌声。

下一刻,坐在大厅中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站了起来,对着那背对着众人的身影鼓掌!

掌声热烈,犹如雷动!

吴大师更是激动的老泪纵横,他对滕王阁有着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而那篇被焚毁的序言一直是他心中的痛,他能够从史料上的只言片语中能够猜想到那是一篇怎么样惊世之作,但是却没有一堵风采的机会,这是他最大的遗憾。

然而今天,夏铭的这篇骈文让他觉得此生无憾矣~!

掌声还在继续,夏铭转过身,微微笑道:

“这篇《滕王阁序》是我有感而发,让各位爹见笑了~!”

众人并没有因为夏铭的话而停止鼓掌,他们今天真的是长见识了!

这篇《滕王阁序》实在是太精彩了!

精彩到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有句话叫做人比人会死,货比货得扔!

夏铭的骈文和秦怀宇之间就是这样,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秦怀宇已经是非常的厉害了,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这么出色的文采。

可是在见识了夏铭的骈文之后他们才发现,秦怀宇这写的是什么啊?两者之间的差距简直就是萤火之于日月,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没有可比性!

两人索要表达的意思其实都是差不多,但是在文采上却是截然不同,文中基本全都是对偶,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大家虽然对徐昶和秦怀宇的做法十分的不耻,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可夏铭这厮不仅写出了一篇更加好的文章,还用‘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这一句话讽刺了徐昶,听到这里的时候,众人的心里那叫一个畅快!

这时,掌声慢慢的停了下来,夏铭看着秦怀宇说道:

“怎么样?我写的这篇《滕王阁序》还算是看的过眼吧?”

秦怀宇没有说话,他看着夏铭说道:

“我承认你写的确实不错,但是你的骈文之中有几个很明显的漏洞,现在明明已经是冬天了,但是你还文中还写的是秋天,这个你怎么解释~!”

夏铭笑道:

“没什么解释,我喜欢写秋天,难道不行吗?你们有没有规定不能写~!”

秦怀宇顿时哑口无言,夏铭的意思非常的简单,我喜欢怎么写就怎么写,你管得着吗?

夏铭当然知道这一点,他也完全可以改过来,但是这可不是他写的,所以他还是要尊重古人的思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