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戴着面具的爱人 > 第51章 车祸
 
  严芳儿说了一句话,听起来就挺让人毛骨耸然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有的时候,下手最狠的就是你的枕边人。当然啊,我觉得你家老司应该没那个胆儿。别想那么多,等我休假回来,好好陪你散散心,或者你现在过来,我们一起晒日光浴?”

  结束和严芳儿的视频通话,在严芳儿这里,好像并没给出海棠想要的答案。

  秦正,每到关键的时刻,他总能给出最智慧的答案来。

  秦正的电话打到第五通才有人接,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

  “喂,你找谁?”

  “我找老秦,你是谁?”

  “我是秦律师的助手,我姓蔡。”

  “老秦呢?让他接电话。”

  这哥们,不就是一个律师吗?成天摆多大的谱,电话都不能亲自接了。

  谁知电话那头蔡助手的声音明显不对,似哭非哭的那一种,不明就理的人,还以为秦正把人家姑娘怎么的了。

  “秦,秦律师,他,他在医院。呜.....他,他接不了你的电话。”

  海阳市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里,秦正被裹成了一个大粽子,浑身上下,除了紧闭的眼窝看得见之外,其余眼之所见全是纱布。

  蔡助理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妹儿,一双眼睛都哭成桃子了。

  “老秦不是说去了夏城,要过两天才回的吗?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蔡助理眼巴巴地看着重症监护室里的秦正,跟着就开始抽抽答答的。

  “呜呜......,本来是要后天才回来的。秦律师着急得很,那边的事情处理得顺利,所以赶了昨天晚上最后一班飞机回来的。

  哪里晓得嘛,车子才上机场高速,轮子就打了滑,跑到对向车道上去了。”

  “小蔡,当时你跟老秦在一辆车上?”

  “是的。”

  “司机呢?还活着吗?”

  小蔡指了指旁边那位搓着手的年轻司机,全身上下连根毛都没少。

  “可为什么你们毫发无伤,他,全身都报废啦?”

  “呜呜......都怪我,车子上高速之后,前头一辆大车急刹车,我当时在看手机,手机一滑,滑到副驾室座位底下去了。

  秦律师解了安全带帮我捡手机的时候,车子正好打了滑。他,他整个人都甩了出去,呜呜......”

  “甩出去就成这样啦?”

  这个车祸着实离奇。

  “是的,姐,当时天黑,我们报了警,警察来找了半天,才在高速路旁边的树林里找到秦律师。当时,他,呜......他浑身是血地躺在草丛里。”

  以往鲜活的一个大男人,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确实让人感觉世事无常。

  医生说,秦正还在危险期,能不能挺得过去还得看他自己的造化。

  偏偏他的亲人又不在国内(秦正有一个妹妹,去了米国留学之后,找了一个老外嫁了。后来老两口看秦正成天不着调,娶媳妇带孙子无望,索性眼不见为静,去国外给女儿带外孙子去了。)

  而海棠这里,偏偏又自顾不瑕。

  好在,他律所的合伙人还都是死党,上上下下打理得挺周到的。

  尤其是合伙人许放,言语之间恨不得躺在里面的那个人是他自己。

  在医院守了半天,老秦连个眼皮都没眨一下。

  第一医院妇产科的老同学敏敏看着满眼血红的海棠劝道:“别等了,老秦这个样子,即便是要醒,没个个把星期是醒不来的,干守着也不是个办法,想办法让他亲人回来吧!”

  “敏敏,你觉得我像一个精神病患者吗?”

  敏敏差点惊掉了下巴。

  “棠子,你怕是脑壳有病。你这个样子,除了有些憔悴之外,跟正常人没啥区别。”

  “那,以你的经验,一般的精神病人要到什么程度才可以进精神病院。”

  “你这个问题有点高深,作为一个妇产科医生,解决不了你的答案。我说,你搞错重点了好吗?此刻,你不是应该关心老秦,他身上的零件到底还有多少是好的。这个问题,我还可以托个关系,问一下主治医生。”

  敏敏说得对,这是急病乱投董医的意思。

  “那,敏敏,看在老秦是咱们同学的份上,你多多关照关照他。”

  敏敏攥紧了拳头:“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相当年在学校里,老秦这孙子没少给我下绊子,时常和一帮不着五六的男生调戏我,给我取名号叫四眼妹。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也有落到我手里头的一天。”

  海棠变了脸色:“敏敏,看在他都快报废的样子,饶过他吧!”

  敏敏嘿嘿一笑:“看把你吓的,我是白衣天使,能跟一个臭男人计较吗?”

  从医院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秦正的消息。

  不是海棠没法关心他,而是真的力不从心。

  她不仅连家门都出不了,而且与外界几乎失去了联络。

  从医院回来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都女擦黑了。

  家里安静得出奇,刘姐说福宝被司正北给送去了奶奶家。

  司正北此举的用意很明显,但他没有跟海棠商量就自作了主张,令海棠十分不满。

  等他回来得好好跟他说道说道。

  想给敏敏打电话问一问秦正的病情的时候,她发现手机找不着了。

  家里里里外外都翻遍了,没找着。

  刘姐给了答案,她带海棠去露台上看了一眼,家里所有的手机皆躺在露台上吹风。

  刘姐脸色不好:“海棠,你这病真是越来越严重了,昨天晚上,你将家里所有人的手机都扔进了客房的马桶。

  我早上才发现,这些手机全部都不能用了,晒一晒看看能不能开机。”

  “我将手机扔马桶?”

  其实不用刘姐印证,海棠已经确定是自己所为了。

  果然,家里的监控画面里,自己个大半夜的起来,挨个屋逛。

  刘姐的,周姐的,老司的,还有自己的,甚至连福宝的电话手表都不能幸免。

  一个没落下,一股脑全拿进了客房洗手间,洗手间里没监控,反正出来的时候,两手空空。

  周姐一脸苦唧唧,插了话。

  “我手机坏了,明天就要上火车回老家了,下火车我咋个跟我儿子联系嘛。”

  “周姐,别担心,我一会儿出去给你买,你那个老人机早就该淘汰了,我给你换一个智能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