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我有大野心 > 死尸
 
  青云宗

  顾轩看着面前全身灰暗的干尸脸色难看,他要准备明希去天骄赛需要的东西,还得和上界沟通定下少宗主以及筹备少宗主礼典。

  偏偏这个时候出了岔子,这已经是第三个同样死状的弟子了,几具尸体找不到一点线索。

  最主要是在几人身上居然找不到一点灵力残留,就是想锁定目标都做不到,这种死法让顾轩与执法堂堂主百思不得其解。

  修真界处理一个死人有数不清的法子根本没必要用这手段,既然身上没灵力残留就说明并不是死于术法,可没术法的能杀一个金丹后期的弟子吗?

  要知道弟子们身上没一点伤,就是遇上真君也能反抗一下吧?

  至于仙君顾轩压根就往上面想,仙君就是灭一座城也只需要挥挥手而已,哪个仙君闲的没事干把人弄成这幅样子。

  “宗主,您说会不会是其他几宗?”

  顾轩摇头:“不会,天大的事也比不上天骄赛重要,他们不会在这个时候闹事。”

  “可这一天死一个……这可都是未来的真君、仙君。”

  执事堂堂主吴迁觉得自己掌管执事堂百年都没这三天过的煎熬。

  “你去传讯让师妹回来,就你知道护着她都什么时候了不好好在宗待着还出去玩。”

  顾轩自然也是疼明希的,他本就有让明希出去放松放松的意思,可谁知道会出这种事,既然是顾嘉年叫去玩的,你就自己叫回来。

  吴迁秒懂,难怪先前顾师兄死活不松口立少宗主呢,合着看上那小师妹了,明希他不敢说了解至少该知道的他都知道。

  比起前面几位若是让他选他也选明希,那丫头一看就是个精的,自身又有本事主要是人家护短啊。

  争夺赛上当着那么多宗主的面说打劫就打劫,明晃晃的给宗门弟子报仇,别宗精英弟子说废就废半点不拖沓,就凭这胆识他就欣赏。

  顾嘉年到底记着这还有外人呢,忍了。

  当初是谁明里暗里说明希流落外界受了苦,回来了就让她好好休息休息放松放松的?这一有事就成他的错了。

  与此同时其他宗门也发现了这一现象,如此诡异他们可不放心弟子们在外闯荡,纷纷发出召回令,特别是参加天骄赛的几人,为了安全甚至叫了仙君去接。

  明希三人在御兽宗访市正玩得正开心都还没逛完就被文启风亲自逮回了御兽宗。

  “这就是在外遇难的弟子?不应该啊。”

  明希一点不嫌弃,哪怕是一丝异状都不放过,左手抚上面前干尸的双眼。

  玉锦和林灵儿不是没杀过人,但是宗主都没办法的事她们还是有点怕,两人站的远远的看着明希动作。

  “明丫头可是有发现?”

  “文仙君,你不觉得很矛盾吗?您看他的眼睛,明明毫无生机眼睛缺依旧有神,单看眼睛的话他好像还有意识。”

  文启风不的不佩服这丫头,他们倒没想过扒开眼皮看,注意力都在找死亡原因上了。

  “宗主,看看宗门弟子的眼睛是否有神,是否存在意识,若是还有意识冰封住他们,待我回来。”

  明希传讯回宗,她想知道只有这几个弟子如此还是所有弟子都如此。

  顾轩检查过发现弟子们眼睛确实不像身死之人,按照明希说的办法把几人冰封后传讯回了明希,才冷着脸看着吴迁。

  “你是执法堂堂主,你就是这么检查的?你可知一个疏忽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吴迁确实大意了,他全靠的灵力感知断定弟子死亡根本就想过上手检查,万一这些弟子还有救因他的疏忽大意而陨落……

  “宗主,这次是我疏忽了。”

  御兽宗

  “微微,你有没有头绪?或者见过相似死亡的尸体?”明希有个想法又被立马否决,这不是邪修所为,她说不上来为什么只是有这种感觉。

  明微微不太确定的开口:“有一种,是僵,可是他们身上并没有被咬过的痕迹啊,而且练僵之术早已失传了。”

  明希蹭的一下站起来:“文仙君你若是信我就先把他们冰封起来,或许还有救。”

  刚才灵光一闪她好像在宗门看卷宗的时候看见过同样症状的,当时因为天骄赛的缘故她选择的都是各个小千界的资料,而那本资料她只是随意撇了眼。

  “小锦,通知你宗门的人让他们按我说的做。”

  玉锦点头:“嗯嗯,我这就传讯回去。”

  “文仙君、安宗主我需要回宗一趟,若有解救的法子我会传讯给灵儿,你们放心。”

  文启风点头,明希这样子明显是有发现:“我送你回去,安全些。”

  明希没有拒绝,她身边的暗卫都已经被她打发回族了,冥卫又不能暴露,这会儿有人送她回去是最好的,不是怕遇见危险,而是怕遇到状况耽搁时间。

  文启风提着明希全力往中域赶,不过半天时日明希就站在了青云宗主殿,告罪一声跟着顾轩走了,他们要线索。

  文启风由顾嘉年安排在青云宗住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帮的上忙的,顺便等等结果。

  “师妹可还记得分类?我们这样找太废时间了。”

  “我不记得,当时是您递给我的,我就随意翻了翻,您想想当初是在哪个区域拿的。”

  两人没日没夜的找了半个月一无所获,外面人心惶惶,越来越多的人以同样的方式中招,冥卫也不可能避免的中招了几人。

  好在明希早已通知过他们,遇到这种情况一律冰封起来。

  “当初给你的资料很多,各个小千界的、宗门有史以来处理过没处理过的卷宗、各种交错复杂的关系网、你只要有点用的我几乎都给你找出来了。”

  顾轩说的那些这半个月两人反反复复翻了几遍了,就是一些没碰过的他们都找了一遍。

  明希轻柔着眼角,努力回想当初随意撇过那资料的样子。

  “是卷宗,一本很薄的卷宗里面,灰色的,我想起来了就是灰色的。”

  顾轩见此神识漫开挑选出灰色又很薄的卷宗,明希上前接过一部分飞快的扫过。

  “找到了,就是它,宗主你看症状是不是一样?”明希拿着一册老旧甚至有些残破的卷宗递给顾轩。

  “整个身体灰暗,感知不到生机却有意识,身上无伤痕血液尽失,犹如死尸,此乃骯”

  “犹如死尸!那就是有救?”

  明希盯着犹如死尸几个字暗恨,怎么救上面没说,那费劲的找这么久有什么意义?

  “姐姐,可以救,这属于僵的一种,但不是人为的,我们去他们去过的地方找找肯定有线索。”明微微惊喜的开口。

  这半个月就是她也累着了,她把青云宗所有卷宗都扫了一遍,唯独漏掉了旮沓处的几卷,半个月白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