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重生:回到1983当富翁周于峰蒋小朵 > 第865章没电的手电筒
 
在演唱晚会结束之后,周于峰也便准备去睡了,起身回到里屋,但还是给乾进来打去了电话。

“老乾,吉祥在明天会大概率地开始甩卖收录机,京都电视台的大力推广,已经说明了风向标,老狗看得清楚,不然那王鸿明也不会连晚会都不参加了。”

周于峰语气疲惫地嘱咐道,靠在箱柜上,已经是闭上了眼睛,好似睡着一样。

“行了,这事我来安排,于峰你不用操心了,怎么恶心人,我比你擅长,而且林强的事,我们都没忘,心里知道要怎么做。”

提到林强,乾进来的语气变得沉重,同时神情也变得严肃下来。

“好,那就这样,我先去睡了。”

周于峰又说了一声后,便挂断了电话。

本来还是打算给鲁良吉和杜永员分别去通电话的,不管选择如何,该有的态度还是要有的,但实在是太累了,也担心说错话,就直接躺在床上睡了起来。

而在乾进来那边,老汉套了件军大衣后,匆匆走出了屋子,往着夏为外贸的宿舍楼走去,同时还嘀咕了一句:“还是这衣服保暖。”

......

局里!

“你们是林元肯的家人?”

一位同志惊讶道,没想到林元肯的家里人会主动来局里。

“俺是他爹,这是他妈,还有他的一个姐,一个妹,我们是林元肯的亲人。”

老汉指着自家的人,焦急地解释道,就在这时,老妇上前一把拽住局里同志的胳膊,哭着喊了起来:

“我们元肯是个本本分分的孩子,是不会做丧尽天良的坏事的,他是被陷害的,肯定都是沈佑明那孙子逼着他干的...”

“你们先冷静,跟着我进来吧。”

年轻的同志说了一声后,便带着林元肯的这一家四口人,往着苏局的办公室走去。

当苏承平见到这一家四口人时,也是颇感意外的,但看着嚎啕大哭的老妇人,爱子心切的心情,也很好理解了,为人父母的那颗心啊。

“您是领导,我跟您交代,就在元肯那孩子出事之前,他突然给了我一大袋子钱,都是...都是外汇券啊,足足有十万块!”

老汉一边激动地说道,从包裹拿出一个袋子,手忙脚乱地撕开袋子后,从里面拿出了一沓、一沓的外汇券,正好十捆。

“我一分都没敢花,这么多钱,我拿着提心吊胆,觉都睡不安稳啊!”

老汉摆着手,身子也变得摇摇欲坠。

苏承平看着桌上的那些钱,表情一下就严肃下来。

伸手随便拿起一沓外汇卷,翻着仔细一看,号竟然都是连起来的,像这种外汇卷,一般身份是拿不到的,管理非常严格。

但作为外资商的身份,沈佑明是很好拿的,并且银行里都会有登记。

“林元肯的事,我们肯定会调查清楚的,但你们得让他说实话,把事情交代清楚,所以一会还需要你们来配合我们的工作!”

苏承平放下那一沓外汇卷,看向这四口子,沉声说了起来。

“好!那不孝子要是不配合你们工作,我就打死那个畜生,一定让他把事情交代清楚,配合好你们的工作。”

老汉激动地大吼道,紧紧地攥起了拳头。

“那好,这些钱先放在这里,我们需要调查,另外你们先去那边的屋子休息一会。”

苏承平指了指桌子上的外汇券又说道,让局里的小同志带着一家四口人出了办公室,随即拿起电话,给马祺瑞打了过去。

“领导,林元肯的家里人到局里了,还带来了重要的线索,是十万的外汇券,林元坑的父亲解释是在林元肯出事之前,给到他手里的。”

苏承平低语道,但依旧是保持着怀疑态度。

“好!让林元肯的家里人给他精神压力,让他如实交代,另外其他部门的同志,我现在就去打招呼,把沈佑明扣在这里。”

马祺瑞当即做出了应对。

“那...领导,排乡村民们口的江同光呢?他要走的话,该怎么办?”

苏承平立即又问道。

“江同光这个人非常狡猾,已经提前跟相关的部门交涉过了,毕竟我们还没有证据,不能一直将他留在华夏,不然会造成不好的影响,但可以顺着沈佑明的这条线,查到江同光害人的证据。”

马祺瑞回答道。

而江同光在这之前,已经设想了所有的可能,也处理好了所涉及的麻烦,所以才能够拿到晚上就离开华夏的飞机票。

“行,那我知道了,丰山山的事情并做同一案件一起调查!”

苏承平继续说道。

“可以,你先配合林元肯的家里人,让他张口把事情交代清楚,我这边跟其他部门的同志沟通情况,把丰山山送到局里。”

马祺瑞分配着工作,随之又与苏承平交代了些细节后,才是挂断了电话。

随后两边都紧锣密鼓地行动起来...

时间慢慢地往前推移着,有关于林强之死的真相,那层迷雾渐渐地散去。

这一夜,是漫长且煎熬的...

晚上十二点,一架飞机飞过京都的天空,发出的轰鸣声,打断了夜的沉寂!

沈自染很早就躺床上了,可翻来覆去的,无论怎么样都睡不着,惶惶不安的心,在安静的房间里,更是一种折磨,心跳得越来越快!

“不行!”

“我爸为什么还不回来?”

“他在干什么?”

“啊呀...”

沈自染突然坐起来,如疯癫似的,自言自语了起来,最后又发出了尖叫声。

因为实在是心慌的厉害,父亲要出大事的胡乱猜忌愈发强烈,最后还是决定换好衣服,拿上办公室的钥匙,在深更半夜里下了楼,沈自染往着吉祥办公楼的方向跑去。

只是亮起的手电筒,似乎是电量不足了,怎么也照不清楚前面的路。

寒风呼呼地刮着,今天的天,怎么就这么冷,而且正好手电筒也没了电,前方漆黑的一片,只能看清楚脚底下的一截路。

“好难受啊...”

沈自染喃喃自语道,紧紧地蹙着眉头,心口处突然沉重起来,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一下将心脏给掐住了。

黑暗的前方,沈自染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残酷的真相...

......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