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为师拒绝加班 > 第108章 章一百零八
 
章一百零八

谢龄的唇柔软温凉, 轻触之后便欲深尝。萧峋鼻尖抵上谢龄鼻尖,但寂灭境的修士动作如何之快,在这人试图贴得更近之前伸手捏住他后颈, 提溜狗崽似的将人给拎开。

可萧峋反应也不慢, 他本就有一只手抓在谢龄手上, 再用另一只握住谢龄的腰, 把人往下一带, 压在草地上。

他漆黑的眼眸瞬也不瞬望定谢龄的眼, 背后的黑色雾气消散融进夜幕里。山野间归于宁静,星辰的光芒照透重云, 夜空又变得璀璨, 唯余四面的断枝残石,昭示着先前发生之事。

谢龄同萧峋对视,终于发现这人的些许异常。他的眼眸太黑了,像一滴干涸的墨,不映照任何光芒。这样的异常, 谢龄前些时日才在萧峋身上见过, 可现在又比那时好很多。

萧峋是清醒的。他清醒着对他做了方才的事。谢龄抿唇,就着这家伙握住自己的手,一记反扣, 翻身而起, 把人摁在草丛里, 尔后丢开萧峋的手起身,快步走向云舟。

他本满腹疑问和忧虑, 眼下什么都不想说了, 反正九道雷劫渡完, 这人已是神心空明境, 无需再担忧什么。

但谢龄有心离去,有人却不乐意。萧峋紧随在后,拖长语调唤道:“师父——”

“师父生气了吗”萧峋问。

谢龄停下脚步,沉声说道:“你还知道我是你师父。”

“那又如何”萧峋道,“虽说有句话叫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但你我相识的时日也才两月,我又非年幼无知的小孩,这情分怎么都算不上是父子吧”

诚然,这话很合谢龄的观念,在他原先生活的世界里,师生师徒之间发生点什么稀疏平常,但这不代表他可以接受萧峋,他一直将萧峋当成小崽子看待。谢龄万分头大,举目四顾,神情复杂,但当转身,便又成了那个眉眼清冷的雪声君。

谢龄看定萧峋:“我可以当作这是你的胡闹。”

“可我是真心。”萧峋反驳说道,眸光坚定。

谢龄一时无言。萧峋眸底的幽黑在言语间消失了,眼眸重回清亮,却也倔强。谢龄心情难说清,为数不多能理清的想法是:把这小崽子打一顿。

可又不能真打,唯有将身一转,丢下一句:“你也说了,我们才认识两个月而已。”

“时日短又如何我是真心喜欢你。”萧峋在他身后说。

谢龄只当没听见,大步向前。

“谢龄。”萧峋喊道。

谢龄步伐衣袖。

萧峋垂下眼眸,掀起之时亦迈开步子,三两步追上谢龄。

谢龄今日穿的是他挑的衣裳,素白地滚银边,袖摆衣襟绣着淡墨梅花,衬得人愈发清俊雅致。可眼下风将衣袂吹开,在幽弥的夜色里起跌旋落,却盈满冷意。

萧峋很久没被谢龄如此冷淡地待过了。他心绪闷闷,但不后悔。说开了也好,省得谢龄日后还拿他将小辈对待。他手越过在半空飘飞的袖摆,抓住谢龄手腕。

谢龄顿足,挣了一下,没挣脱,冷声道:“放开。”

“不放。”萧峋抿唇,语气有几分重,尔后渐轻,“我不想放。”

谢龄没说话,沉默地和萧峋在这山林里僵持。许久过后,他抬头望了眼天空,回身问萧峋:“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不管对方的想法,不管对方是否愿意,都先抓到手里”

“我……”萧峋哑然。

谢龄趁此劈了一记手刀在萧峋手腕,震得他整条手臂发麻,不得不松开桎梏。

谢龄踏剑而起,但这一回,并非回云舟了。

他向东面疾行。萧峋脑中灵光一闪而过,意识到这人要去哪里,忙施展御风术挡在他身前。

“你要回人间道。”萧峋伸手拦住谢龄的去路,神情认真又严肃,“就算你恼了我,不同我去雪域了,也不能一路御剑回去!”

谢龄在和叶轻鸿交手中受了伤,虽然不重,但他身体本就不好,压根儿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坐云舟去吧,我陪你回去。”萧峋道,见谢龄冷着一张脸不为所动,耷拉下眉眼,放低语气:“师父,算我求你了。”

谢龄现在很后悔,万分后悔,当初就不该指这家伙到自己门下。可转念想到若他不收萧峋,这懒散咸鱼的家伙去了别的地方准挨骂,又有点儿心疼。算了,就不从这里后悔起,从当初答应他参加点石会开始后悔。

谢龄心思转得如飞,面上神情依然冷冷淡淡,瞥了萧峋一眼,折返去往云舟。

他一登上云舟便步入卧房,再一甩衣袖,砰的拍上门扉。

他坐在屋中垂目调息。萧峋在门口待了一会儿,去到舟头,将云舟启动,然后坐进茶室,打坐疗伤。

和叶轻鸿那样的寂灭境一战,萧峋并非毫发无损。

云舟行驶的方向还是西。经此一战,局势更加明朗,而人间道必然不再是一方清静之所,萧峋不愿谢龄在那养伤。

再者,人间道没有医治谢龄经脉的办法,唯有去雪域,寻密宗之人一试。

谢龄也想到这点,故而在发现萧峋没有更改云舟目的地后,未曾说过什么。

调理完毕,谢龄睡去床上,但怕萧峋那混账东西夜闯,睡了一阵又起身,在门口设了个阵法。谢龄的阵法是依着葫芦画瓢,完全照搬书本,萧峋若是想破,并非难事。他的主要目的是告诫和震慑,而萧峋也算乖巧,这一夜没有来扰。

翌日清晨,谢龄被生物钟叫醒。他没有赖床,往自己身上丢了道洁净术,起身下床,穿衣束发。

谢龄走去窗前。云舟已行出巫山,不过眼下位于什么地界,谢龄认不出,但景是好景,山水秀丽,便倚着窗赏景。

半刻钟后,谢龄感到口渴,转去桌前拎起茶壶。他就要倒茶,突然想起这茶是昨日的,今日萧峋还没来换,又放下。

一想到萧峋,谢龄记起昨夜里的事,心说不应当让他继续给自己送茶了,当即倒掉这壶隔夜茶,洗净茶身内壁,往桌上置出火炉和水壶,烧起水。

水沸之后开始泡茶。谢龄喝不惯浓茶,指尖捻一小撮茶叶便够喝一日。他往那茶壶里撒了一撮金骏眉,注入大半壶水,稍待片刻,估摸着可以了,倒出一小杯。

茶汤的颜色比往日萧峋泡给他喝的要深。

深就深吧,喝的是水,又不是它的颜色。谢龄暗道,茶杯送至面前,抿了一口,未曾料到味道竟有些涩。

谢龄不由蹙眉,盯着茶杯看了半晌,又盯着茶壶看了半晌,腹诽道:一定是茶叶放多了。

谢龄重新泡茶,这一回投茶的量比上回少了一半,泡完后一尝,又过于寡淡了,完全品不出原本的甜味。

谢龄盯着这一壶茶又是许久,盯完之后把茶水倒空,喝起白水。

又不是冲奶茶,他才不会太执着。

叩叩叩。

有人敲响门扉。

这云舟上唯谢龄和萧峋二人,谢龄在房内,敲门人自是萧峋。

三下叩门后,外面的人道:“师父,我煮了过桥抄手,你要吃一点吗”

谢龄坐在窗下看书,没搭理。他的境界在寂灭境,早已辟谷,根本无需人间饭食。

萧峋在门外等了好一阵才走。

到了中午,萧峋又来敲门,叫谢龄去吃午饭。

谢龄正自娱自乐自己同自己下棋,如同早间那般不曾做声。

萧峋又是等了好一阵才离去。

傍晚时分,夕阳如火,谢龄此刻什么都没做,坐在辉芒之中,闭眼假寐,素白的衣衫被染得绚丽透红。他眉目静好得像一幅画,心中情绪却翻涌如潮,翻涌之后,又不断告诉自己要静心。

——萧峋在厨房里烧饭,由于风向的问题,饭菜的香味一个劲儿往卧房里飘。这家伙手艺好,又拿捏准了谢龄的喜好,谢龄饿是不饿,但馋。

又不是非得吃饭才能生存。

你忘记你从前还觉得吃饭好烦,希望能发明如同猫粮一样的人粮,一天吃几十克直接对付过去

现在你已经实现这个梦想了,甚至连人粮都不用吃了。你更是站在这个世界巅峰的寂灭境大能,怎么能被区区几道饭菜吸引!

谢龄将这些话翻来覆去对自己说,说完在心底大叹,分外后悔昨日同意萧峋的说辞,登上这艘云舟。

萧峋真烦。

叩叩叩。

未过多少时分,熟悉的叩门声又响起来。

“师父,我把晚饭煮好了,出来吃饭吧。”烦人的萧峋在外面说道。

谢龄闭眼不理会。

萧峋杵在门外,谢龄以为他会和上两次那样杵许久,但片刻后,便听得这人离开的脚步声。

谢龄挑了下眉,撩起眼皮,松了一口气。这家伙耐心不佳,看来再冷两日,就不会有那些想法了。他如是想道,但没想到又过片刻,那脚步声转了回来。

萧峋搬来一张桌子放在谢龄门口,四四方方的木桌,摆了足有七八道菜。

“难道就因为我喜欢你而你不喜欢我,饭都不肯吃了吗”萧峋揭开盛米饭的木桶,拿出两个白瓷碗,往里头各盛了两勺饭,”我煮了火锅和松茸鸡汤,你出来吃点吧。“

他嗓音低低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微的闷,就似他以往在谢龄那吃亏时一般。

这家伙真的好烦。谢龄重新闭上眼。

听得萧峋又说:“还做了辣子鸡、酸汤鱼、干煸土豆丝,备了你喜欢的柠檬茶。”

谢龄:“……”

你不如直报背菜单得了。

“你不喜欢我也就算了,它们也不喜欢了吗”萧峋语气依旧闷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