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四时好 > 第58章 搬迁
 
等明蕙终于定下了何时搬迁时,元真已经在四方斋数着日子等了三天。

从知道元容苏醒到如今,她整整等了三日,才终于等来宫中太皇太后的一句话。

但来传话的却不是慈宁宫的人,除了太皇太后的话与赏赐,他还额外给了元真一封信,小印子一个宫中内监,却对着元真笑得殷勤,“陛下下令封了城门,五日内不得人进出,但穆国公府不比他处,知道姑娘必定忧心家中,所以陛下特批,把穆国公的信先送了进来。”

元真接信的手微微颤抖,面上却噙了笑,她把面前小印子的身份当做是李敖,恭敬一拜道:“民女替家中祖父,谢陛下体恤。”

小印子笑着避开身子,“当不得五姑娘这般大礼。”

小印子一走元真就拆了信封,太皇太后的赏赐一溜儿摆开放在桌子上,元真却无暇顾及,两页信写的满满当当的,她拧着眉将手里的家信又看了一遍。

穆国公让元真尽早从成王府里搬出去。

搬出去倒容易,可难得是怎么开口。

最开始贾悠的打算就是直接在京中租个宅子,穆家在京城不敢有产业,她却有许多太皇太后给她的嫁妆产业能安排在京中,肖娘子隔几年就会替贾悠来京中给太皇太后请安,有她帮着,置个像样的宅子不在话下。

但穆国公却摇了头。

他把京中来的信给了贾悠,皇上的意思,是想让穆家人住在成王府。

皇上想用成王世子。

当时住成王府是皇上的意思,那如今呢?

元真盯着信纸出神,穆国公这一句似是随口提起,但她知道这才穆国公这一封信真正要说的话,她没空去看桌上太皇太后的赏赐有多华丽,转身就让人喊了肖娘子进来。

等听到元真是问可知何处有合适的宅子,肖娘子先是一怔,然后回去取了一堆东西过来。

是元容进宫之前交给肖娘子,让她找个合适的时机交给元真。

“二姐姐给的?”

桌上的东西又多了一堆,元真伸手拿起一个匣子,打开盖子看见了里面的金饰。

肖娘子拿了个小盒子给元真,“这是几处房产,也让奴婢一并交给姑娘,我去官府上查过,这些都是秦家以前的产业。”

元真不由得皱眉,“她这是从哪里来的?”

秦氏的嫁妆丰厚,当年查抄秦家也没抄到秦氏这里,所以她的嫁妆俱都被穆国公夫人留下给了元容,但在穆家离京之前,穆国公夫人把秦氏的房产铺子都卖了折成钱,元容手上怎么可能还会有秦家的房产。

肖娘子摇头,她正是因为这些秦家的房产才迟迟没有将东西交给元真,“这个恐怕只有二姑娘自己才知道。”

元真喊来绿萼,让她把东西都收进库里,点点头对肖娘子道:“姑姑先帮我探寻着吧,位置偏远不要紧,宅子别太小了就行。”

肖娘子想了一回,心里还真有几个合适的,她先点了头,“奴婢去看看,若有好的立刻来回了姑娘。”

元真微微松一口气,“辛苦姑姑了。”

燕京城寸土寸金,元真是怕肖娘子找不到合适的,才主张要个偏远些的,横竖她又不交际,若真个离得远些倒还好了,她还能得个清净。

与太皇太后的旨意一起出宫的还有沈太妃和世子妃,元真没有第一时间去见沈太妃,而是等到夜间寿宁院的嬷嬷来请,她才起了身,带着方槐和采兰过去赴宴。

循郡王妃不在,成王妃也不在,元真这一趟走得长了些,到了之后才发现屋中气氛不太对,她笑了一声问道:“这是怎得了?可是有人抢了四表妹的糖糕?”

明璨眼圈都红了,连着沈太妃神情都恹恹的,元真却只能挑了小的开口。

一时间没人回她,却是明蕙拉了她坐下,露出一个笑道:“是我们定下搬进郡王府的日子了。”

“怎么这么突然?”元真有些诧异,这几天明蕙都没去过四方斋,她倒是半点也没听说。

明蕙摇了头,“怕收拾不出来,所以一直没说,今日我去看了看,看着收拾得很好了,这才开口。”

元真是赞成明蕙搬出成王府的,只是明蕙先开了口,她这里倒有些不好提了。

薛瑶赶忙让人给元真上茶,元真接过茶笑了笑,又道:“舅母这些日子辛苦。”说着又对沈太妃道:“太姥姥身子可好些了?”

元真一般时候都跟着府中人喊沈太妃为老祖宗,今日这声太姥姥一喊,沈太妃没什么反应,薛瑶却是先认真看了她一眼。

沈太妃的脸色因为元真的到来倒缓了一缓,明蕙还笑着凑到沈太妃身边打趣,“芙蕖一来,□□母立刻就喜笑颜开了,便是郡王府远些,还有芙蕖陪着□□母呢。”她刚说了这句就见元真冲她摇头,明蕙不解其意,却立刻改口道:“还有伯娘和姐妹们在,□□母这会子这个样子,说不得过几日就被我忘了呢。”

沈太妃被她说的绷不住,伸出手指点点她,“你这张利嘴,快要赶上你娘了。”

说完她又叹一口气,“我知道你们父女心里头怎么想的,想搬出去就搬出去吧,只你娘哪里……”

明蕙贴心地帮沈太妃拿来一个小暖炉,“母亲再不会驳了我的。”

既然这样,沈太妃也没话好说,又让彩意送些茯苓糕送去玲珑阁,然后才对明蕙道:“你娘要强,药苦也犟着不肯说苦,每次喝药都像上刑,但要是有茯苓糕吃着,你娘也能好上许多。”

明蕙笑着应了,一顿饭吹汤夹菜的,又让沈太妃把她好一顿瞪,元真原以为沈太妃请了她来是有什么话要说,等到桌上菜肴都收了,她才知这就是寻常的一顿晚宴罢了。

沈太妃没话要说,元真却有,明蕙要走的时候还邀了元真一起,元真没动,冲着她使了个眼色。茶盏里的茶已经有些凉了,元真把茶盏给了彩意,“劳烦姐姐帮我再倒一杯来。”

只这一下明蕙就知道元真是有事要说,她笑了笑拉起明璨,“我那里有些东西带不走,你跟我去看看,要是合适,你就搬些去你院中。”

明璨满脸嫌弃,“你不要的东西给我?谁稀罕!”

话是这么说,但明蕙再拉一下,她也就跟着走了,两个人刚出门,彩意就端了新沏的茶上前,采兰替元真接下了,她将茶放在旁边的小方桌上,然后又回到元真身后站着。

薛瑶就坐在元真对面,看元真这动作就知道是有什么大事要说,她刚想起身避一避,元真却冲着她一笑,直接问道:“舅母在宫中,可见到我姐姐们了?”

元真之前让傅让打听的那些夫人们早就出了宫,唯有沈太妃和薛瑶一直拖到今日,这两个还是太后娘娘开口留下的,若说薛瑶没见过元姝和元容,元真第一个不信。

薛瑶也没想到元真居然开口就问,她没立时就说,而是先拿眼看了一回沈太妃,元真顺着薛瑶的动作看向沈太妃,可连着沈太妃也没出声。

元真叹了一口气。

薛瑶是不敢说,沈太妃是不能说,到底算是亲戚,元真也不想问得太过。

宫中连关了三日的宫门,京中又几乎是乱了三日,所以才没有人知道元容竟住在了慈宁宫,想继续瞒着京中人自然也不难,可元真怕的是宫中想透出来。

若不然为什么留了沈太妃和薛瑶到如今才回来?

这两个一个都不肯开口,那就只有元真开口了,她笑了一下,对着沈太妃道:“祖父遣人送了信来,说是已经寻好了合适的居所,让我们尽快搬过去,谁知老祖宗和舅母一直没回来,这才拖到了现在。虽说一家子亲戚不说见外不见外,但一直住在这里到底是叨扰了,我们拖家带口的住进来是省了事儿,可辛苦得却是舅母。正巧姐姐们也还没回来,我收拾起东西来也利落。”

一句话扯了两回谎,可不这么说沈太妃怕是不肯轻易放人,薛瑶一听就听出了关窍,沈太妃却认元真说的都是真的,若无意外,那位就是太子妃了,皇上又怎么肯提拔了成王府,让未来的太子妃从成王府出嫁。

一个要走,另一个也要走,沈太妃知道大局为重,却还是忍不住闷闷吐出一口气。她这几日难得又能见到太皇太后,她们两个最开始关系还是紧要好的,丈夫和圣上是堂兄弟,她们两个却像亲妯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分道扬镳的呢?沈太妃想了一回,却想不真切。

只记得有一日宫中下了敕令,说不信成王府能照顾得好贾大姑娘,若不然也不能为了个亲王爵,赔了一个郡王一个郡主进去,太皇太后心最正,她起意要养,沈太妃便没拦着,本来明月郡主和宫里的关系就近。

但她没想到贾悠不过在宫中住了几日,再露面就变成了清平郡主。

成王府也与宫中越来越远了。

成王府事多,沈太妃原本想着先让外甥女去宫中住几日再接回来的,可贾悠不光被封了郡主,还被赐了宫室,这下可不是沈太妃想接就能接回来了的。

女儿和外甥女她都没能好好陪上几天,好容易来了对儿重外甥重外甥女,没想到住了刚两个月,便又要走了。

沈太妃伸伸手,靠着她最近的元真便扶了上去,沈太妃知道她担忧什么,心里想一回宫中的事,心中一定,牵着她的手拍了拍说了句“莫担心”。

沈太妃这般胸有成竹才是元真最担心的,她面上没露出什么,一双杏眼笑得微微眯起。

“太妃娘娘多虑了,我并不担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