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妹妹,你怎么这么可爱木子晴张一辰 > ☆、交底
 
木子晴和冯盈倩二人一人抱着一摞书一路跑回宿舍,她的书没怎么淋到,人却淋得不清,蓝色的校服被雨水打湿,极其显眼,小白鞋也溅上了不少污垢。

木子晴一边感慨这时运不济,一边将自己一身脏衣服脱下,将小白鞋换成脱鞋,去洗刷间洗衣服。

她们所住的高中的宿舍的洗刷间在外面,宿舍里没有独立的洗漱间。

不过木子晴宿舍离洗漱间很近,出了门就能到。

而木子晴就在出门的时候遇见了刚刚回来的文鑫。

虽说鞋子和衣服都湿了,但是比木子晴看起来情况要好上许多。

两个人打了个照面,相互招呼了一声,背道而走。

画面转到张一辰,一个人拿着两把伞回了宿舍。

他心中说不准是个什么心情,一边想着因为木子晴自己先走了,他没有给秦乔佑的伞,正好可以和秦乔佑交代。

一边又担心着木子晴淋着雨回宿舍会不会感冒。

他将伞还给秦乔佑,秦乔佑看见自己的伞,和张一辰手中还滴着水的雨伞猜到了什么,就没说什么,将伞放回自己的橱里。

他收拾了一下,早早上床,脑海里想着今天和班主任谈话的内容。

木子晴洗好衣服和鞋子,再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熄灯了。

宿舍里的姑娘有的开着自己的小台灯看书,有的收拾东西,有的出去洗漱,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手头的工作。

文鑫同学正坐在她床上,看着木浩给她的纸条。

木子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坐在文鑫旁边,调侃道:“木浩给你的情书?”

文鑫听罢,将手中的纸条收起,放进书包,突然正色道:“子晴,咱俩出去聊。”

文鑫已经换上了睡衣,刚出门,走到窗户边,就被一阵冷风吹回了屋子。

这个刚下雨的天气,即使木子晴穿着长袖衬衣站在窗户边,身上也冷的泛起了鸡皮疙瘩。

两个人回寝室各穿了一件外套,一人冲了一包三九感冒颗粒,抱着杯子再次回到了宿舍走廊的窗边,听着雨声。

文鑫首先开口,“子晴,你说实话,你喜欢张一辰吗?”

这个问题是她第二次问木子晴了,她确实对这件事有些耿耿于怀。

“我…”

“喜欢啊…”

木子晴喝了一口杯中的三九,突然坦白。

她看着文鑫的兴致显然不高,而且这次问她这个问题,也显然不是因为她好奇,而是心中藏着一些事情。

她想通过她说的话,将文鑫心中的这件事勾出来,和她讲讲。

她想着,或许文鑫心中因为说出来还能好受一些。

“怎么?突然承认了?上次运动会问你,还不说。”文鑫轻笑,也喝了一口杯中的三九感冒颗粒,调侃这木子晴。

“这不是看你心情不好,讲些你想听的话嘛。”木子晴如此回答。

“我啊,心情没什么不好的,快点给我讲讲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张一辰的。”文鑫一脸八卦的问道。

她本来拉着木子晴出来的时候,心情是真的不好,想和她说说话,排解心中的烦躁。

可是听到了木子晴突然地承认,她心中的好奇被勾了起来,那些烦心事也被抛诸脑后。

“我…自己也不知道啊。”木子晴没经过大脑思考就蹦出这一句。

“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她好奇的问道。

“你性格改变的时候,就知道你心中有人,哼,小样,还想骗过我。”文鑫不屑地说道,她可是谈过一年恋爱的姑娘,这种喜欢的眼神,和心中有人时的状态,她最清楚不过。

其实,她也是猜的,不过她对这种事情猜测一向极其准确。

木子晴被文鑫逗笑,拢了拢自己的外套。

其实,在她心里,她对文鑫的喜欢超过冯盈倩。

她很喜欢文鑫的性格,也羡慕文鑫的颜值,更羡慕文鑫的成绩。

若她也能像文鑫一般能考出那个成绩就好了,谈恋爱不耽误学习更好。

“鑫~我打算去学美术了。”木子晴想起今天晚自习决定的事情,和文鑫说道。

“今天决定的?”文鑫有些吃惊,问道。

“嗯,这次我考砸了。”木子晴解释原因。

“没关系的,考砸一次不算什么的,下次认真学就好啦。”文鑫安慰一顿,又问道:“是不是还有别的原因?”

木子晴觉得文鑫简直不要太了解她,连她还有别的原因都能猜的到,“嗯,有。”

雨声已经停了,但是仍旧很冷。

木子晴喝了口三九,缓了缓,想了想怎么说才好,“我现在和张一辰坐同桌,静不下心来,而且我对于学美术,比学这些物理化要有兴趣的多。”

“又是因为张一辰啊!”文鑫笑着调侃。

“不是啦,可能是当时脑子进水了,选了理科。”木子晴连忙否认,不过她确实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张一辰。

而且最后坚定走艺术一个路线,也绝大部分是因为张一辰。

文鑫也不戳穿,顺着木子晴的话说,“选好艺术机构了吗?”

“还没,而且我还没和我爸妈说。”木子晴叹了一口气,说道。

“怎么?你爸妈不同意?”文鑫问道,木子晴从来没有和她讲过家里的事情,文鑫也没有特意问过。

“嗯,可能吧,我没和他们说过这件事。”木子晴想了想说道。

“其实学艺术和学数理化这些东西,只是途径不同罢了,你好好和阿姨叔叔说说,他们会同意的。”文鑫劝解这木子晴的伤心情绪。

“嗯。”木子晴点点脑袋。

不过这解释需要费很大的功夫吧,而且从他爸妈每次回来都关注她学习的习惯,木子晴觉得如果她和他们说自己要走艺术这条路,估计会吵起来,而且还是很严重的吵架。

她多久没和他们超过架了,好像真的很久很久了,久到她想不起上次吵架是因为什么事情了。

两个人又聊了很多,文鑫和她将最近和木浩闹了些矛盾,那不是情书,而是道歉信。

木子晴再问,文鑫却不说了。

她和木浩的事情还是自己解决的好,毕竟这种事,别人也帮不上什么忙。

木子晴想了想,她已经很久和文鑫没有如此深刻的聊过天了。

刚到宿舍的时候,她和文鑫还聊过两三次,因为对彼此都不太熟悉,便没有聊过什么很深的话题。

之后木子晴认识了冯盈倩,而文鑫天天和木浩腻在一起,虽说也聊天,但是却都停留在表面,不会太过深入。

而且当时的也不是个喜欢说话的小姑娘,什么事情都放在自己的心里,别人说什么,她从来都是听听,笑笑,不会放在心中。

最后还是因为一个人,将封闭起来的心,重新恢复它该有的跳动。

现在,她变得在乎,变得开朗,反而觉得自己不像自己了,甚至她也摸不清到底哪种状态才是真正的她。

装得久了,连她自己都分辨不出了。

两个人喝完各自的三九感冒颗粒,又聊了一会儿,一直说到十二点。

文鑫看着时间不早,才提出回宿舍的建议,否则两个小姑娘能聊到一两点钟。

宿舍很安静,连那些学习的小台灯一个个的都熄了。

两个人放轻脚步声,去洗漱,然后上床睡觉。

木子晴这一觉睡得很踏实,或许是因为和文鑫说了很多,将自己一直憋在心里的话全部都吐了出来。

不过,她却忘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就是明天要交的检讨书,她还没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