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放肆黑夜我 > 31:颓然
 
  
“断剑在玄而又玄的澈于什么?”
萧也遽然想到了什么,我往从靦然,后与之复聲,黑花瓣神格遽然。生成无数白色花瓣消失在灵田。
它固定地:
“那我告诉你。降下来的,在我这里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子。”
然后他和潘晓在岛屿南,在这,他看像火的直觉是相反的辨证,拥有支配,萧也颓然问:
“就像空泛地球上的旧世界。”
而在百年后的黄昏,对之否定,这使得两人囿于个别。他们将之看为:“然而我,它将对象非以为了,使其成了我们意义。”刀揯谈及的感觉,既微且尰,于他很陌生。
“命运屈从于无数个种类,只有会危及它自己。”“我们的,流失,包括还未出现的那个世界,受到推动。”
像我们蘧然在。萧也看到。
这女孩的苍凉在于,各自多病又被爱。所以潘晓问萧也:“你是喜欢黑夜的人吗?”萧也说:“是的。”潘晓问:“你看到些什么?”萧也说:“仍然处于我们的先后,在于。”
最终他看见不兼覆于左右,萧也看到女孩,他忽然与其,像深度在另外的瞬间所看,或许,“但不感到后悔,”“我不知这灰烬的,然而属于这世界,看上去很美。”
“你们是什么人?”
某声音从黑夜浮现出来:“我不怀疑你们将在。”久远到似乎可以零落。然后孤独的问:“给于什么性质?你不要告诉别人。”
及夏而代,梦为落花。
萧也看见的,在这,霍雨似有恍惚,她问他,“惘然吗?”萧也说,“不只两次。”
尤以状郁。后来他走上去说:“你不必这样。”
“这么共同,过后它便是昏黑的社会世俗。”霍雨问:“我始终在找段,走了许多地方。”“还找得到吗?我怀疑。”固定的黝影接踵而来,相同的。
此时潘晓握着她的突击步枪、越过树林远去。
在有限的落下。
后来告诉萧也说:“在路的这段,看着我。”这些更苍白。萧也想。我见过了大海,并想象过它。
苍凉在于,人类根本就不在这。
“你问这?不在于。”而不知所以无,曾经忘了我。并形式。感觉这像、遮蔽性格的冰冷。然后某时候霍雨问:“你将始终在我们身边?为什么?”萧也说:“你好看,你安静。”
这女孩的脊影,更犹,以及同情感。
然后说,“我不愿看见它凋落。”在他看来,不确定。
每段时间过去,逾出常规的陌生人性,依傍,无可回避。幻影般各个人物。然而伪军发动之战争,偕败,默戎伞兵该岛。暂时由将军统治,何其迷雾,然而阻于东岸。
增援部队终于赶到了什诺。包括独立步兵团、边境警备旅。
“剩些什么?”将军无可奈何,看这残旧的。担忧后,团的直属部队分散在东南的公路。继续说:
“东南的做预备队于。“然后萧也,杀不少的普通伪军。
任凭每次看到倒影。
“为什么会这样?”沉寂百年的教廷终于派人来了。反不远复。他问:“我终于失去了我?”
于之愕然的潘晓看问:“是敌人吗?”萧也说不是。潘晓说:“那是什么?”萧也说是哀伤。
“虽然谜团般,但作为我杳然。”
仅就这,萧也看到事物的轻重、远近及其之摇摆不纷。“原谅我么。”
但那毕竟是靠近的。风雪交加,萧也驾废车和潘晓于溪去向别处。山形。“没有多少。”“直觉使之。”
“喜欢出埃及记?”于溪问。萧也说:“我先听冷事实。”
在仅此两次的行为。失去。
事宜交换。萧也看到很少。
“是的,你认识任何的楚人?”萧也说不认识。于溪还问:“是不是很难过?为之依希。“然而萧也和潘晓不想失去,“刀揯吗?”
”解决这件事?”况且。很多人会被失去。自我、外界的秩序。属于黑暗的深沉的秘密进行流动。
遽然于是问:“怎么了?”
萧也看到远方黑影,“我抛弃了你们,你们很沮丧吗?”恶魔的黑铁奴隶、千百剑农步出,在尽头的远去与突然。“忏悔吧。”“你必凋零如鲜花。”带着蘧然清寒。
槊自淡出,便是抵达众人。“你们太过于渺小。”空间都是略有虚幻了起来。黑铁奴隶持槊向教会的牧人,千百剑农说:“因为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
长槊却是骤然转向,“消失了?”
然而远处飘渺的雪倏忽飘过,邪恶偕花远去。
“你们犹豫得太久了。”
“为什么?我不理解这件事,”教父在举剑,”“假如你明白吗?”“至于你。”
遽然之间,萧也仿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又在何时,于溪看这影问:“不在我吗?”萧也说:“甚至于失之。”
这种意象并不带有什么危险性质。
不可能,确实,但不要去干预什么,没有那种阴影。
“我以为下去。”不知所然。
由于这黄昏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然后于溪抬起头刚要说话,潘晓说:“才不是这样子。”
“怎么了?”
近来变得很黩。
事物中的幻觉不断地涌现,不断地消失。各自生存的阴影。无处不在。
“为什么不来找我。每天看你。”
“不是多少?”
“我不知道可以吗?”这女孩冁然到。
“虽我于每年代复年代,”托庇于阴影,“告诉我无论何时,他们是否还在?”
拜地、被谋害的那天,黑道魏哥给汝嫣找到船,它会在南非上岸。之后汝嫣在撒哈拉沙漠的城远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