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三国从救糜夫人开始 > 第678章 师母你太厉害了
 
历史上,陈泰真正认清司马昭的真面目,是在其弑杀了皇帝曹髦之后,终于明白“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是什么意思的陈泰,心中失望之极,也对当时自己在高平陵之变时的选择后悔不已。

他出于自身的利益, 帮助司马懿父子战胜了曹爽,但却没有想过,一向忠心耿耿的司马氏会取代曹氏。

刘封下定决心要取宛城,可不管陈泰如何来守城。

秋十月,刘封在襄阳誓师,领着三万汉军主力, 加上五万辅兵北上。

大军一到宛城,刘封就下令围三阙一, 在东、南、西三个方向扎下营寨, 他的中军大营,扎在最危险的东面,南面由新野太守张泉领着新野兵坐镇,西面由廖化带着熊耳山的众兵将守卫。

对于这个安排,张泉、廖化两人开始还颇有意见,觉得不能让刘封置身于险地。

不过,当刘封领着张、廖两将在营中转了一圈后,两人的眼眶不自禁的红了起来。

“殿下,这么多的弩砲,能不能分给我几架,不要太多,三架,二架, 就是一架也行?”张泉凑在刘封跟前,低头哈腰作揖道。

廖化在另一侧听到张泉的话,冷哼一声道:“张白水,你想得美,就算拔给你了一架, 你会使唤不,没有丞相夫人,你弄去了也投不出一块石头?”

张泉听到这话,终于悻悻的止住了话头。

刚才他看到的一幕,实在太震惊了。

一溜约二十余架足有数人高的木制弩砲,正一字排开,配重的绳索吱呀呀的作响,如磨盘般大小的石块稍经打磨之后,就被安放到了投掷筐中。

黄月英的荆州学堂天工学科已经招收了近百名学子,在教员方面,除了蒲元之外,又有几个心灵手巧的专业人才加入进来。

有人有资金,黄月英在研发器械方面的干劲十足,木牛流马这些小发明,她已经瞧不上了。

刘封在离开荆州之前,曾和黄月英提到过改良刘晔发石车的事情,现在终于有了成效,类似于阿拉伯投石车的配重弩砲一下就是二十架推出来, 要是砸向宛城城头,那是什么惊人效果。

敲山震虎。

这一次, 他就没有想打一场常规的蚁附攻城战,甚至于连覆土筑土堆登城的方法也没有采纳。

宛城一带虽然平坦,但南阳盆地周围,丘陵密布,有山丘就有碎石,要是没有的话,火药也可以用上,正好炸山取石。

宛城城下,东门。

平坦开阔的地面上,汉军的新型利器弩砲二十余架,一字排开。

刘封的中军大旗在旁遮护,赵广等亲将紧张的护持左右,防止城中守敌出城来破坏,其实,陈泰等人在汉军三面围城的重压下,根本没有出城邀战的想法。

“殿下,你下命令吧。”黄月英跟在刘封的身后,第一次见证弩砲的巨大威力,让她有些迫不及待。

刘封点了点头,赞许道:“有师母精心打制的弩砲,这宛城就算是金汤之城,也架不住连续的砲轰。”

说罢,刘封转头向着执旗的汉军小校一挥手,示意瞄准宛城城垣,发起第一波落石攻击。

“秦王殿下有令,攻城,轰死这帮魏狗?”

刘封等人说话还算温和,手下的将卒则完全没有顾忌,一个个兴奋的叫喝起来,在阵阵呼喝声中,重力扭臂高高的将石砲拉起,绳索一下绷到极处。

吱呀呀的声音,接二连三的传来。

听在耳中,刺耳得让人心口发颤。

陈泰本来在城楼上观望战况,居高临下,一览无余。

汉军营中的那些大家伙,他也早看到了,似乎是发石车,但又好像不太像,宛城城垣上,也有刘晔发明的发石车,与之相比,个头要小了甚多。

“轰,轰轰!”

接二连三的弩砲,就象是从天而降的落石法术,让宛城守军面如土色,他们想躲避,但在空旷的城垣上,又找不到可避的地方。

陈泰所在的城楼,目标很明显,几乎一半的落石,砸向了他的周围,躲避不及的陈泰头上,被碎石给打了一下,血流了半边脸颊,差一点一只眼睛要被破相。

陈泰受伤,城中士气更加的低落。

刘封第一波攻城,竟是让人想不到的远程打击,一个汉军士卒都没上来,就先来了一阵石雨,不对,确切的说是石雹。

等第一天好不容易撑过去时,城上还幸存的魏军将校,一个个脸色灰败,如同吃了大败仗一样,从躲避的地方躲闪着出来。

“将军,我们的发石车都完了!”

“将军,经清点,城头将卒战死有六百余人,受伤者不计其数。”

陈泰听到这里,整个人差一点瘫倒在地上起不来。

第一天就这个样子,那以后怎么守。

无奈之下,他只能采用不是办法的办法,将城中守军分成几波次,一波上去一次预备,这样就算被再落石砸上一波,也损失不会很大。

宛城城中,有魏军万余人,再加上城中的青壮和辅兵,怎么说也能凑出三万余人了,陈泰就不信了,刘封光凭弩砲就能把他们全部砸死。

在一番布置之后,陈泰心情越发的沮丧,趁着空隙将裴秀叫到跟前吩咐起来。

“季彦,这宛城危在殆夕,急需援兵,我有意遣你出城,前往洛阳或者许昌寻找司马太傅,说明我的意思,告诉他,这城最多只有守上一个月,要是再长了,我怕守不住。”

“你去告诉司马太傅,这次来的是蜀国的秦王刘封,这人有什么能耐,不用多说了,我陈泰自认打不过他,所以,还得靠司马太傅出马?”

魏国诸将,谁能对付刘封,其实大家都没什么信心。

司马懿也只是矮子里面拔高个,靠着五丈原的一次虚假胜利,搏得了刘封克星的名声。

裴秀依言领令,从城垣上找了个吊篮遁出北城门外。

也幸好刘封放了一面,要不然的话,裴秀又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根本不可能跑出城去。

不过,裴秀在地图辩识的能力相当不错,仅靠晚上天空中的几颗闪动的星星,他就能大致认清了方向。

历史上,裴秀是地图学的专家。《禹贡地域图》,开创了中国古代地图绘制学,被称为“中国科学制图学之父”,与古希腊著名地图学家托勒密齐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