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诡秘图录 > 第012章 祸起萧墙
 
  佛像之后,焦云峰浑身不禁一颤,险些就发出声来。这三人,显然就是李靖手下的另外三个矿长。

  焦云峰心中不禁有些忿忿不平,我爹那么老实巴交的一个人,他怎么可能叛变呢?他捋了捋思路,之前在丛林中,老大的行为说明他确实认为父亲是叛徒,所以会急冲冲满世界的找父亲,但那是处于关键时刻父亲失踪,那把剑又恰好在父亲那里的缘故。

  而老三……焦云峰脑海中,浮现出身子颀长的高瘦男子,在自己报出焦开山儿子身份的时候,对方根本不容自己辩解,就对自己下狠手。

  焦云峰能理解老三当时的想法,但他就没想过,自己万一真的是焦开山的儿子,哪怕只有一丝丝的可能性,他就会误杀兄长的儿子。他招招杀手,行动中充满了急迫,绝对是想掩盖什么!

  焦云峰理清自己的思路,更加坚定了老三才是叛徒的想法。而庙中三人,明显是被人带了节奏,误以为父亲才是叛徒。

  只见庙中,老四开口说道:“你们俩想想,本来大家都是兄弟,若是有难,只需知会一声,兄弟们定然迎难而上,刀山火海,两勒插刀,我等兄弟岂会皱一下眉头?

  但这么关键的时刻,二哥居然玩失踪。那么真相只有一个,二哥焦开山已经抛弃我们兄弟,投靠了四大家族。”

  老幺的声音响起,声音中带着一分质疑:“可是四哥,现在全城的通缉令中,都在抓捕二哥的儿子,还有一个叫曲松阳的。如果是二哥所为,怎么会连累他的儿子?”

  老四哼哼冷笑,鄙夷的说道:“老幺,你还不明白吗?他自富贵在天,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儿子嘛,有钱了再生便是!”

  焦云峰在佛像之后听得真真切切,不禁暗暗皱眉。老四的话语,大多是自己主观臆断,并无真凭实据。这才是一个真正带节奏的人,明显会影响老五和老幺的判断。

  莫非,自己的估计有误,这个老四,才是五人中的叛徒?

  庙外雨势未减,反而滂沱起来,春雷滚滚而下,破庙仿佛摇摇欲坠。正在这时,庙外又传来脚步声,想是要进庙中来躲雨。

  庙中三人一阵紧张,相互看了看,轻轻一跃,躲到房梁之上。

  庙外,一个凄厉的少年声音喊道:“老师,这里有间破庙,我们进去躲躲雨吧!”

  焦云峰在佛像后露出半个脑袋,就看到一个衣着华丽、狼狈不堪的少年,扶着一个瞎子走进庙中,瞎子双腿折了,依靠双手撑地前行。待看清来人,焦云峰心中又是一惊。

  只见那少年,正是白天拦截自己的蔡家少公子,而那个瞎子,正是琴圣秦天铭。

  两人都有伤在身,行动起来颇为吃力。秦天铭走进庙门,便靠在一根柱子上,有气无力的说道:“少公子,敌人追来没有?”

  焦云峰心中惊讶:“他们乃是四大家族中的高层,如今四大家族权势滔天,怎么会遇到敌人追杀?”

  只听蔡家少年说道:“老师,刚刚有个背着布袋的和尚,拦住了追杀我们的人。现下他们战成一团,应该无暇顾及我们。”

  蔡家少年瘫坐在地上,浑身都是雨水泥浆,十分狼狈的哭泣道:“老师,我实在想不明白,平日里我与他们称兄道弟,他们却乘着老师受伤之际,想除掉我与老师。”

  秦天铭不禁有些嗟嘘,自己这个弟子,修炼天赋倒是极高,心智却极不成熟。你是天才的时候,别人当然视你为朋友;你跌落云端的时候,别人自然视你为糟糠。他叹了口气,怒其不争的说道:“少公子,你们从来都不是朋友!你们仅仅是竞争对手而已!四大家族也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里面的竞争复杂得很!有机会除掉一个强力竞争者,何乐而不为呢?”

  蔡家少年显然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伤感的说道:“可是,我们一个月之前,还在武烈城一期喝酒……”

  “哈哈……”庙外传来一个大笑的声音,一个白色锦衣少年走进破庙,身上纤尘不染,十分潇洒,手持一柄长剑,雨水一滴一滴自剑尖滴落:“蔡兄,武烈城的酒,可能你再也喝不到了。”

  “是你!”蔡家少年恶狠狠的盯着白衣少年,怒道:“白易川,你们白家敢杀我?”

  白易川邪魅一笑,淡淡说道:“谁让你是天榜天才呢!蔡家位居四大家族之首,你们还想压制我们年轻一代吗?是时候改一下排名了!杀了你,我再找到那把剑,我们白家从此便崛起了。”

  焦云峰缩回脑袋,对四大家族的争斗毫不关心,最好是斗得你死我活,无暇他顾!

  现在蔡家少年的长辈被布袋和尚拖住,白易川又是心狠手辣,蔡家少年想来是必死无疑。

  佛像背后一片漆黑,庙堂中却是烛光摇曳。只见一个长长的影子在烛光下慢慢移动,焦云峰心中却忽然煎熬起来。

  虽然蔡家少年是四大家族的,但那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

  他还没有冷血到,可以眼睁睁看着一条生命凋零的程度。

  他在犹豫,要不要出去阻止这场杀戮。

  但理智告诉他,现在不能出去。白易川之所以敢杀蔡家少年,是以为庙中没有其他人。如果白易川发现有人看到他的恶行,一定会杀人灭口!

  正在这时,大堂中忽然传来铮的一声,两剑相交的声音。焦云峰立即探头望去,只见一个黑衣蒙面人手持长剑,挡下了白易川必杀一剑。

  蔡家少年脸色苍白,死后余生,露出对死亡深深的恐惧神情。

  白易川眼见自己杀人灭口的行为被人撞穿,先是慌了神,随即恼怒成羞:“你是谁?敢坏我好事!”

  那人开口说话,焦云峰听到那个声音,脑海中顿时犹如天打雷劈,冰凉的心跌入无尽深渊。

  只见那黑衣蒙面人说道:“蔡家公子不能死!”

  寥寥数语,却直击焦云峰心头。这说话的音色,分明就是他父亲的声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