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诡秘图录 > 第042章 可怕的预言
 
  眼看焦云峰向前扑倒,武烈三圣急忙跑了过去,曲松阳急忙叫道:“云峰,云峰,你有事没有?”

  秦天铭因为双目已瞎,看不清什么情况,大声嚷嚷道:“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情了,臭棋篓子?”

  武战天黑着一张脸,紧紧盯着山上的军士。不管焦云峰有没有事,但敢在他眼皮子下杀人,而且是曲松阳祭酒唯一的弟子,他若是不管不问,这脸面往哪里搁?

  最紧张的却是山上的领头军士,只见他对着手下狂喷道:“谁他么放的冷箭?谁敢违背军令?去查,马上给我揪出来!”

  毫不怀疑,看武战天的架势,随时有可能一声令下,将他们团灭。他们团灭就算了,关键是他们代表国卫军,武战天代表最强地方武装,双方要是起了冲突,说不定会导致武烈内乱。

  而现在元界大陆连年乱战,武烈再发生内乱,这个国家说不定就会被别人瓜分,武烈之名不复存在!

  山脚军士阵营中,军士们早已蓄势待发,只等武战天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冲上山去,将对方粉身碎骨。

  最轻松的,反而是恶龙,只见它一只爪子搭在焦云峰身上,淡定的说道:“哥,该起来了,他们要打起来了,我们在一旁看热闹。”

  在曲松阳惊讶的表情中,焦云峰果然爬了起来,摸了摸怀中那张神秘图画,这幅画又救了他一命。

  “怎么可能?”连武战天都觉得不可思议,对方箭矢速度那么快,他一个混元境界的小修士,怎么可能没死?

  但武战天回过头去,冷冷看着山上。哪怕焦云峰一点事没有,他也不准备放过那些国卫军。

  就在他要下令的瞬间,焦云峰伸手喊道:“刺史大人,且慢!”

  武战天回头看了看焦云峰,只听焦云峰说道:“刺史大人切勿冲了有心人的奸计!射箭的那人,已经两次出手。第一次是射死大矿长,挑起军士和矿工们的争斗;第二次射杀我,要挑起刺史大人与山上军士的争斗。

  两次出手,都是故意为之,刺史大人若是灭了山上的人,便是中了那人的圈套!”

  在焦云峰心中,也想除掉四大家族的人。但若是杀掉上面这些人,根本动摇不了四大家族的根基,反而会让曲松阳、武战天这一系的人提前暴露出来。

  而在焦云峰看来,武战天极有可能就是设下阳谋大计,将四大家族当家人引到此地的幕后之人。若是四大家族当家人困死在矿洞,他们揭竿而起,一举掀翻四大家族不在话下,但偏偏有三个当家人活着出来。

  武战天不禁对焦云峰刮目相看,小小年纪,却有如此心胸格局,倒是未来可期,不愧是曲松阳唯一的关门弟子。

  不过武战天脸面始终有些放不下,于是命人封堵在此,誓要将那些军士困在此地一个月。

  焦云峰上前,拱手对武战天说道:“刺史大人,在下有两件事情,求大人务必恩准。”

  武战天对焦云峰已经略有好的观感,于是豪迈的说道:“小兄弟请讲,别说两件,便是二十件,本官也应了。”

  焦云峰道:“这第一件,便是那些矿工,他们不能开工,便没有饭吃,还请大人记他们工天,按工天发放工钱。如果大人体恤,将拖欠的半年薪资一并支付,在下感激不尽。”

  武战天微微皱眉,矿工们属于前大司空李靖管辖,挖出的矿归属武烈国。而莽苍山这边,则是武烈国发放武器。他若是答应焦云峰,便会多出许多开支。

  武战天看了看曲松阳,咬了咬牙说道:“从今日的工天算起,本官可以按工放薪,但之前半年的薪资,我却管不了。”

  焦云峰拱手称谢,只要有工钱领,矿工们就不会骚乱。他整了整衣襟,又道:“第二件事情嘛,就是刚刚射出暗箭的小人。此人居心叵测,但不见得是四大家族的人。两次挑起争端,其实未必对四大家族有利,四大家族不会这么傻。在下想请大人,务必将此人找出来。”

  焦云峰隐隐觉得,在四大家族顽固派和曲松阳等变革派之间,还有一个第三方势力,这个第三方势力,迫不及待的想挑起双方的争斗。揪出射暗箭的那人,不但是为了给大矿长报仇,给矿工们一些交待,还可以将第三方势力挖出来。

  武战天听了哈哈一笑,道:“此事正合我意,本官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中间捣鬼。”

  他分派完毕,便派人将曲松阳等人送回莽苍学院。

  莽苍山下,焦云峰脑中闪过一个画面,心情顿时放松了许多。陆压道人告诉过他,未来是不能改变的,他的任何一个决定,都会构成未来发生事情的一部分。但他极力的压制下了心中的一个念头,让陆压道人日记上的画面,变得几乎不可能。

  他暗暗摇头,心道:“陆压前辈,看来你也有看错的时候,未来其实是可以改变的。”

  送他们回山的军士们与曲松阳等人告辞,临走之前,刺史大人的亲卫将曲松阳叫道一边,说道:“曲院长,曲大祭酒,末将来时,大人千叮嘱,万嘱咐,让院长务必关照一下他的孩子,毕竟国考将近了。”

  说完还给我曲松阳一包东西,曲松阳呵呵一笑,推开亲卫手中的包裹,说道:“劳烦转告刺史大人,老夫必定不负所托。”

  军士们告辞而去,曲松阳便要带着焦云峰等人上山,不禁感慨道:“画匠,上次我从这里出发的时候,还踌躇满志,归来时却已是废人一个,都是拜你所赐啊!”

  柳长青与秦天铭各自哼了一声,神色十分不服气:“我们两个都废了,却是拜你一人所赐。”

  三人之前虽然颇有龌龊,但此时将话挑明,反而没有那么多嫌隙。焦云峰也不禁感慨,下山时,他不过是一个普通学子,但几天时间,他却经历了无数生死,比很多人一辈子都精彩。

  正在这时,焦云峰看见一个微胖的中年妇女,从山上骂骂咧咧的下山,口中说道:“这是什么破学院,嫌我衣衫破旧,便不准我进山门,能培养出什么人才?”

  焦云峰一惊,气血直冲脑门,对着中年妇女喊了一声:“娘,你怎么在这里?”

  那中年妇女终于看见焦云峰,顿时火冒三丈,怒斥道:“你这小兔崽子,那天走也不跟我说一声,害得我瞎担心!我刚刚问了学院,说你并未返校,还以为你被军士抓走了呢!”

  原来那天,中年妇女去给曲松阳倒水,回来却见两人已经离开房间,四下不见人影。她担心焦云峰被军士们抓走,于是独自一人出门,来莽苍学院寻人,哪知被学院赶了出来。

  焦云峰急道:“娘,我都这么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能解决,您赶紧回家去吧!”

  中年妇女一听,顿时不太乐意了:“老娘含辛茹苦,一个人将你养这么大,你就这么不耐烦了吗?”

  她边说边觉得委屈,眼泪夺眶而出。

  “娘,您快回去吧!”焦云峰急得直跺脚。

  这下连曲松阳都看不过去了,道:“云峰,怎么跟你娘说话的,她便是住在这里管你,你也不可无礼。”

  正在此时,只见丛林中,一个灰色身影如大鸟一般飞出,快速落到中年妇女之前,一把短剑搁在中年妇女脖子上,对焦云峰喊道:“小子,识相点,将身上的宝物留下来,我饶过你娘。”

  焦云峰定睛看去,却是白易川的老师伍声!只见伍声身穿灰袍,色厉内荏的看着焦云峰。

  早在喷泉处,伍声被焦云峰看了一眼,便好像看见世间最恐怖的事情一般,让他几乎产生了心理阴影。他知道,如果不解决这个心理阴影,就会产生魔障,轻则修为终生止步不前,重则神经错乱。是以他一出矿洞,便一直跟着焦云峰!

  刚刚武战天的亲卫护送他们,让他一直找不到出手的机会。武战天的侍卫一走,他便按捺不住。

  但他不敢直接去找焦云峰麻烦,他害怕焦云峰看一眼就陷入最恐怖事情的感觉。等焦云峰母亲下山的时候,不禁暗道一声:来得正好!

  焦云峰情急之下,将自己身上的宝物全部都取了出来,包括紫薇宝剑和神秘图画,对伍声说道:“你快放开我娘,你要什么我都统统给你!”

  伍声兀自不信,哼了一声:“不止这些!你进矿洞之前,就有这两件宝物。从矿洞出来后,拥有瞪谁谁怀孕的神通,肯定另有宝物,快拿出来!”

  焦云峰暗自心急,道:“前辈,这个真没有!”

  “这个可以有!”伍声紧了紧手中断剑,在中年妇女脖子上划出一道印子。

  正在这时,中年妇女忽然挣扎了一下,脖子向前伸了半分,只听“噗”的一声,这是断剑入肉的声音,随后就见肉不断从她脖子上往下流淌。

  焦云峰双目之中爆发出一团怒火,大声喊道:“娘!”

  伍声看见焦云峰的眼睛,忽然像是着了魔一样,一声惊叫,手足失控,跌下山崖去。

  焦云峰连忙飞奔过去,将母亲扶起来,大声叫道:“娘!”

  中年妇女手颤抖着抓住焦云峰的手,鲜血从口中汩汩流出,却说不出话来。焦云峰抱着母亲的身体,趴在地上痛哭。

  天空一团神秘云朵中,一个声音一声叹息,取出随身携带的日记本,将这一幕画在日记本中,自语说道:“看来未来还是不能改变!贫道再努力尝试一下!”

  一道神秘力量从他手中发出,落在中年妇女身上。但他跨越时空而来,作用在这个世界上的力量还是太弱小了,他叹了口气,消失在这片时空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