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皇书院 > 庆余年之暗流涌动 > 第二十八章 兄妹三人终见面!
 
  不过不管柳如玉心中如何不愿,她做为这个院子的女主人,还是有着足够宽广的心胸的,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人心难测的附院里站稳脚跟了。

  微微调整心态,柳如玉看着林峰说道:“峰儿这次回来可有打算?”

  林峰放下手里的桂花糕,颔首想了想说道:“其实这次要不是义父大人召见,我也不一定会回来的,自然的,打算什么的暂时也是没有的了。”

  听着林峰的话,柳如玉心里顿时松了口气,果然呢,这家伙并不是冲着家里的财产来的,不过林峰后面那句,倒是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搞的就像是自己家人求着他来的一般。

  不过在面子上,柳如玉还是得顾着的,毕竟要是有什么坏事传出去,丢人的可是范府。

  “你的义父目前在户部任职,你要是不愿意参加明年科举的话,倒是可以让你义父在户部给你留一个职位。”柳如玉看着林峰,眼里尽是温柔之色,一副慈祥的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般。

  至于范闲,那个对自己儿子威胁最大的人,她恨不得杀了他,那里会照顾他,就算是照顾,也不是这般照顾。

  不过要是少了林峰,他范闲就不成气候了。

  林峰微微一笑点点头说道:“孩儿对京都说是一无所知也不为过,关于这些,就全凭二太太和义父安排就是了。”

  对于林峰的态度,柳如玉是满意的,于是她很是满意的点点头:“正好,你义父也快回来了,到时候我给你做个介绍,对了你们父子二人还没见过面吧?”

  林峰心里何不明白,这二太太也不过就是做做样子而已,他在京都城门的事,现在整个京都无人不知,事成,至少国师待遇起步,当然要是失败…

  林峰笑着回答道:“那就有劳二太太了。”林峰左右看了看最终还是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话:“不知府里那位范若若小姐现在何处,我们进得府里这么的久了,也没见着她人呢。”

  柳如玉眉头微微一皱,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即又舒展开来:“你说若若那丫头啊?那丫头性子野,这会儿不知道又去那里疯了呢,对了还得多谢你在儋州对她的照顾呢。”

  当初在儋州,照顾范若若的可不光是他一个,而现在二太太却是特意的强调是林峰一人照顾,其心可诛,不过林峰却也没必要解释,懂得都懂,明白的也都明白,范闲真介意,解释也是徒劳。

  屋内正说着话,内院的大门处微微嘈乱,丫环们急着在迎接什么人。

  “你看,我们正说着呢,她就来了。”听着门口的声音,稳重如柳如玉也微微一扶额,林峰微微一笑,看来这丫头就算是回了京都,也没有改去在儋州时林峰同范闲对她的影响。

  看来这些年里,这位二太太可是被她给折腾的够呛,要不然也不会听着声音,就露出头疼的模样。

  声音来的太快,丫环们都没有拦住,一位少女就走了进来。

  这少女生的并不如何漂亮,但眉宇间显得异常干净,天生一股柔弱之中还带着一丝微微冷漠。

  这种冷漠并不是一般人所言的冰山美人,和对身周浊物的蔑视,而是一种基于某种尚未得知的自信,而产生的漠然,一种对于周遭抵触的感觉。

  林峰心头微动,看来这丫头还真是把他那性子学的有模有样,不过这种冷淡出现在一个高门大族家的少女脸上实在是很不合契。

  少女直直望着林峰的脸,眉宇间的冷漠渐渐淡化,最终消失无痕,反是两颊上现出几丝激动的红晕,张唇欲言,却又止住,退了半步,以极轻微地动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裾,裣衽一礼,清柔的声音显得十分的礼貌与矜持:“见过大哥,还有二哥。”

  林峰微微一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手刮了一下范若若的鼻子还想着去搓揉她的小脑袋:“若若妹妹,无须多礼。”

  二人的目光撞在一处,都是那般的清澈,毫无一丝杂质,有的只是淡淡的喜悦。数年书信来往,想来这个世界上相知最深的,除了范闲,便是这一位妹妹了。

  一旁的范闲也是站了起来,神色有些激动,不过见着平时较为冷淡的林峰居然有着如此举动时,心里不禁有些意外,再一看柳姨娘的脸色,范闲嘴角微微一笑,这稳重的哥哥,也有唐突的时候,在人家娘亲面前这般,柳如玉怕是要认作调戏了吧!

  “咳咳!”

  果然,柳如玉有些不悦的咳嗽声响起。

  林峰这才反应过来,收回想要搓揉范若若小脑袋的手,尴尬的笑了笑。

  “我和若若许久不见,有些情不自禁,二太太可是想多了。”

  范闲:“……”

  二太太:“……”

  范若若面色红润,娇羞的低声细语:“哥!你胡说什么。”

  林峰一愣,自己难道说错什么了吗?

  一时间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怪异,众人脸上都挂着奇怪的面容看着林峰。

  搞的林峰也很郁闷,我刚才是做错了什么,还是说错了什么吗?突然林峰像是想到了什么,暗中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嘴巴子。

  许久未见可还行,只是那情不自禁,是什么鬼东西。

  而且还是当着人家母亲的面…这时林峰恨不得找个洞爬进去,虽然自己是无心之失,可是保不齐听者有心啊!

  不过这时一个相当不识情趣的小孩子声音响了起来,顿时打破了屋里几人尴尬的状态。

  “喂,你就是范闲?把手从我姐姐身前拿走。“

  范闲一脸奇怪的抬头,看着从高高门槛外踏进来的那个少年。

  少年体形有些胖左脸上生了几粒令人生厌的黑痣,一脸的怨气,正略带厌恶地看着站在范若若身前的林峰。

  范闲很难受,为何谁他娘的都能把自己认错,姨娘认错他无所谓,那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可是这个憨货又是谁?

  劳资见都没见过,而且见那憨货的神色,对自己怕不是有着恶意,大哥麻烦你自报家门,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啊?而且为啥就对我有恶意了。

  不过现在看来,他好像是把自己和林峰搞混了,那么还有可能他的恨,也就不是对着他来的了。

  林峰看了一眼眼前的憨货,眉头一皱心里暗道,还不如郭麒麟好看,这货生得是真的丑,也不知道二太太那么漂亮的人,怎么就生出……

  像是想到了什么林峰突然抬眼看着二太太,又看了一眼眼前的憨货,难道说当年二太太屈尊嫁给范建……

  卧槽,林峰赶紧打断自己的脑洞,不敢去想,不过疑问一旦生起,不弄个明白他心里总是不得劲的,看来以后得留意一下了。

  林峰的眼神突然的变化,二太太自然是察觉到了,只是不知道为何稳重的林峰在见到自己儿子后,为何会露出这般神态。

  不过作为母亲,她是知道自己这不成熟的儿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心里有了计较,见着林峰把注意力又放回范若若身上,自己却是不声不响的离开。

  她到是要看看,这人会如何应付来自,自己这儿子的吵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